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放屁!本將軍記得有數萬支,怎麼就沒有了?」

「剩餘的,全都運上城牆。」

主將神情一沉,朝著一旁親兵道:「去,向軒轅將軍請求調用箭羽。」

「遵命!」親兵快馬而去。

城牆上,軒轅劍洪聽完下屬的彙報,心又是一沉,箭,快用光了!可觀這些怪物卻還連綿不絕,沒了箭羽壓制,近身作戰絕對是一場災難!

就在這時,又有一名將領快步上前。「將軍,城下箭羽嚴重不足,侯將軍請求支援。」

軒轅劍洪輕嘆一聲,緩緩道:「告訴侯將軍,準備近戰,另外,怪物身上的箭羽想辦法取回。」

將領一震,見一旁的督軍點點頭,咬牙道:「遵命!」

當最後一支箭羽射出,弓箭手迅速退位,站在最前端變成清一色巨型盾兵,遠遠望去,一條『I』形鐵牆豁然而生。

沒了箭羽壓制,屍獸進攻的步伐全面展開,一頭頭張牙舞爪的逼近。

鏘!

主將長劍一拔,暴吼道:「將士們,準備近戰!」

巨型鐵盾下,是一雙雙畏懼的眼神,可是,他們握住盾牌的手格外有力,腳步也沒有出現一絲後退跡象。

咆哮聲越來越近,地面的顫抖越來越強烈,盾兵的心也越來越緊。

「騎兵出擊,殺!」

「殺!」

兩側騎兵率先開動,朝著獸潮激射而去。

兩股洪流迅速撞擊在一起,騎兵奮勇殺敵,屍獸更是不畏生死,雙方以驚人的速度消退,其中,最為慘烈莫過於戰無不勝的獸騎團,面對同等戰力又在數量上的碾壓,無論獸背上的戰士還是坐下巨獸,紛紛被撕裂分屍。

戰馬悲鳴,將士慘叫,人潮迅速被獸潮覆蓋推進。

碰撞在即,各處督軍紛紛暴吼:「頂住!頂住!」

可人力又如何能夠頂住巨獸的高速衝撞!這就好比一個人想要依靠蠻力令高速行駛的汽車停下!

砰!!!

巨盾或是四分五裂,或是高高飛起,看似堅壘的盾陣全面潰敗,無數的盾兵被撞得臨空飛起,還未著地就被空中飛禽叼住撕咬。

場面混亂,慘叫不休,人與獸全面展開近距離廝殺。

相比城牆之下,城牆上的戰況更為慘烈,將士們面對的是飛禽,他們無處下手,只能以命搏命,大多都是被飛禽叼走之時奮力反抗進行反殺,而他們的命運,註定一死,不是連同飛禽高高墜落而亡就是半空中被快速分解。

軒轅劍洪默默望著無窮無盡的獸群,心中一陣凄涼。

他很清楚,沒有足夠兵器支援,大軍根本守不住還朝城!將士們損失慘重,可獸潮卻還絡繹不絕!

這就是亡靈大軍!

「稟報將軍,儲備將士們都沒有銀制兵器,怎麼辦?」偏將見己方死傷慘重,而準備補位的數萬大軍皆是普通兵器,一時間急得慌了神。

「讓將士們從地上撿,從這群該死的東西身上拔。」

「將軍。。。」偏將一呆。

「本將軍的話,你聽不見嗎?」軒轅劍洪暴怒。

「遵命!」偏將咬牙離去。

軒轅劍洪打了無數場戰,卻從沒有像這般無助,因為,他面對的不是人!是一群沒有痛覺沒有感情的怪物!可是,他不能退縮,也無路可退!

「將士們!」軒轅劍洪奮力揮矛,一舉將撲來的飛禽擊殺,繼續高吼道:「守住王國,守住家人,殺!」

「殺!」

無數的將士捨生忘死和飛禽搏殺,飛禽的數量越來越少,城牆上的將士也越來越少!

可惜,這一切並不是結束,而只是開始!

遠處,天邊上,再度密集了無數飛禽。

軒轅劍洪看到這一幕,徹底透心涼!

龍吟,如同雨後彩虹籠罩大地。

「統帥!是統帥!」

假婚真愛:錯嫁老婆很迷人 「統帥來了!我們有救了!」

城內乃至城牆上的將士獃獃看著呼嘯而至的黃金龍,震耳欲聾的歡呼久久不散。

光!明亮而耀眼!

半空中,一道倩影豁然而立,長裳飛舞,白髮飄零,聖潔的如同九天玄女下凡!

「聖女!是聖女!」

軍中鬥志空前絕後的強大,將士們更加捨生忘死禦敵。

李月兒雙眼金芒暴射,雙手臨空一陣揮舞。

天空驟暗,一道道電芒橫空出現。

很快,這些電芒彙集成網,無限量的平伸擴散,成功將城牆和獸潮隔離分開。

巨獸依舊亡命狂奔咆哮,可它們一接觸到電網瞬間灰飛煙滅,即便如此,獸潮還是沒有一絲停下的跡象。

黃金龍將葉孤城放下城牆,龍身一扭,風一般扎進和將士們混戰的獸潮中,所過之處,屍獸紛紛高高飛起,或抓或咬,或甩或拋,即便看起來毫無殺傷力的龍尾,也輕而易舉將屍獸砸碎揮飛,所在之處,呈現一片真空地帶。

葉孤城反倒是最輕鬆的人!因為他除了觀戰,沒有任何出手的機會!當然,他的注意力還是定格在半空中的倩影上,眼眸深處閃過絲絲擔憂,他知道,李月兒現在施展的就是當初在王都消滅拓拔絕大軍的魔法。

李月兒見電網全面成型,單指一指,電網如同流星般一閃而出。

霎時間,入目所及,無論天上地下,獸潮消失得無影無蹤,留給將士們的是一望無際的焦黑平原。

歡呼聲響徹不休,城牆周邊的的將士們更加賣力將為數不多的屍獸斬首。

奇怪的是,李月兒並沒有就此住手,雙手再度一陣揮舞,一道新的電網又一次產生。

連發?

葉孤城獃獃的張大嘴巴,眼眸中的擔憂更甚。

新一波獸潮再度呈現眾人眼中,也是這一刻,將士們才明白李月兒為何繼續使用魔法。

如同第一波的命運,新一輪的獸潮再度前赴後繼撞入電網。

李月兒的臉色開始發白,嬌軀也劇烈顫瑟明顯發顫,顯然已經進入力歇的境地,而地面上的黃金龍精神也變差了很多。

李月兒眼看差不多了,銀牙一咬,單指奮力一指,電網再次激射而出。

噗!!

李月兒忍不住仰頭噴血,雙眼金芒四散,嬌軀無力下墜。

「月兒!」葉孤城神情劇變,暴吼道:「應龍!」

不用葉孤城吩咐,李月兒下墜的瞬間,黃金龍奮力飛升,接住李月兒的同時,極力沖向城內。

砰!!

黃金龍或許是太累了,身體失控般撞向建築物,一時間,一間間高大的建築物轟然倒塌。

葉孤城急得直衝下城牆,很快就找到了黃金龍的墜地點。

黃金龍倒是沒有大礙,只是受了點輕傷,李月兒看起來就嚴重多了,俏臉發白,陷入昏迷。

「醫者,快!救人!」

爆寵萌寶:財神娘親要逆天 數名醫者快速上前,一把將李月兒抬上擔架快步而去。

葉孤城雖然擔心李月兒的情況,但是更清楚,此時,更應該關心的是戰況。

慶幸的是,經過李月兒的兩波連殺,獸潮再也沒有出現,進攻城池的剩餘屍獸也被斬盡殺絕。

還朝城守住了!

劫後餘生的將士們放聲歡呼,只是,大多帶著淚,這一役,近乎一半的將士陣亡,傷者不計其數。 戰後一片狼藉,清理戰場更是漫長而艱巨,因為屍體堆積成山,裡面有人類,也有獸類。

不過最令將士們詫異的是,所有陣亡的將士全部被銀製品補刀,即便只剩下上半身的屍骸都沒有遺漏。

經過漫長的戰場打掃,將士們和巨獸的屍骸全部分離乾淨,接下來就是火葬。

熊熊烈火中,數萬將士神情凄悲,默然。

葉孤城面沉似水,眼眸中閃過深深的痛楚,他比誰都清楚,這些獸潮不過是亡靈軍團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即便如此,若無李月兒,還朝城還是守不住!他不敢想象有一天正面對抗真正的亡靈大軍,王國還能否守得住!

就在葉孤城陷入沉思之際,軍中開始響起一聲聲輕微的咳嗽,像是被刻意壓制一樣。

葉孤城的臉色沒由來一變,眼眸深處的痛楚更加強烈。

醫療館,葉孤城成立的軍中醫治機構,這樣的機構,整片大陸中只有華夏才會去設立,對於很多王國而言,士兵受傷失去了戰鬥力則意味著沒有了價值,沒有價值的士兵是不值得去醫治,葉孤城恰是因為這般體恤士兵,軍中威望倍增,才有無數士兵拋頭灑血報國!

因為傷員太多,很多非重患傷兵被臨時放置在露天地面上,醫療館內慘叫不休,無數的醫者和助手忙碌奔跑。

「醫者,不好了,嚴重失血。」

一名年長的醫者因手頭上還有重號病者,一時走不開,只能扭頭暴吼:「多倒一些創傷葯,用繃帶扯緊。」

「不行啊!金瘡葯不夠,止不住,醫者,快來啊!」助手驚慌失措大叫,旋即,又高聲道:「不好了,傷者暈過去了!」

醫者無奈放下手中的活,正想過去瞧個究竟,一將領帶領著數十名士兵突然闖入。

「參見將軍。」醫者習慣性行禮。

將領看著滿地的傷兵,眼眸深處閃過一絲痛苦,旋即,朝著一旁的親兵點點頭。

數十名親兵手持銀制長劍迅速上前。

醫者一看這陣勢,心中一驚,急忙道:「將軍這是意欲何為?」

將領深深看了醫者一眼,行禮道:「醫者辛苦了,下面就交給我們處理。」

「不行!」醫者大震,猛的扭頭暴吼道:「住手!」

可惜,士兵並沒有理會醫者,紛紛含淚將銀制長劍深深刺進重傷士兵的心窩。

一名疼痛難忍的傷兵像是解脫一笑,微弱的喘氣道:「謝。。。謝!」

「兄弟,走好!若有來世,我們再一起上陣殺敵!」士兵迅速拔出長劍,強忍心酸繼續走向另一側。

「住手!你們想幹什麼?他們是傷兵,能救,快住手!」醫者和助手急得想要上前阻止卻被攔截在一側。

將領見狀,滿臉苦澀道:「你救不了他們!」

「我要面見統帥!」醫者氣急之下,憤然離館,踏出館外又是一呆,數千傷兵,但凡能夠走動的全部被攙扶著帶走,而無法走動的傷兵,已經變成一具具冷冰冰的屍體。

而接下來的一幕,更令無數的醫者寒透了心。

被屠殺的傷兵全部被堆成一堆,顯然準備進行火葬。

這是毀屍滅跡!

醫者氣憤之下,直撲葉孤城所在地。

還朝城廣場上,三軍將士肅然待命,視線所聚,廣場中央的孤傲身影,而身影的一側,還躺著一具冷冰冰的屍體。

這是一名士兵的屍體,缺胳膊少腿,可謂殘缺不全,這麼一具屍體躺於人前,頓時引起一陣陣疑惑的目光。

廣場的正中間是萬餘獨立的傷兵,這些傷兵,有輕傷,也有重傷,更有甚者,傷口還溢著血,但無一例外,悲憤怒視著高高在上的葉孤城。

最佳編劇 葉孤城環視一圈,沉聲道:「本帥知道,你們有疑惑,也有不甘! 金牌萌妻:豪門迫婚365天 你們是王國的英雄,可是,受了傷卻像牲口一樣被本帥拋棄,很多的將士,甚至沒有機會像你們一樣站在此處質疑本帥,對於本帥的所作所為,你們心中有恨,是與不是?」

全場皆靜。

「怎麼?你們,連恨都不敢說嗎?」葉孤城冷冷一掃,暴吼道:「告訴本帥,是與不是?」

「是!」

鋪天蓋地的怒吼響徹九霄。

聲音並不僅僅來自於傷兵,肅立的數萬大軍無數將士雙眼赤紅。

他們面對強敵寧死不退,並非不怕死,而是為了保護身後的王國!

可王國呢?

屠殺傷兵,寒了眾人的心!他們不知道葉孤城為何做出這樣一個決定,這並不是他們印象中的統帥!

軍人,真正的恥辱並非死於敵手,而是死在自家屠刀之下!

「很好!」葉孤城神情一肅,冷冷道:「誰能告訴我,躺在我身側的是何人?」

「王亮,南境齊北營士兵,曾單兵斬殺數名叛軍,還朝城防禦戰,左腿和右手皆被怪物撕裂,仍拼著一口氣將兵器刺進巨獸的身體里。」說話的是一名傷兵,聲音充滿悲憤,如同灌注著無數的不甘。

「王亮!」葉孤城嘟喃一句,神情一整,高聲道:「他是王國的英雄,這點,沒有任何人懷疑!他的名字,也會列入王國史冊,國人永遠不會忘記他,更不會忘記他為王國做過什麼,付出了什麼!如同諸位,你們的功勞,王國永遠不會忘記!」

將士們面面相覷,似乎不明白葉孤城言下之意。

「可是。。。」葉孤城苦澀一笑,繼續高聲道:「死亡,就是終點嗎?如果你們認為是的話,就好好睜大眼睛看看,看看,王國的將士,會變成什麼樣!帶上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