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我記得二十年前就跟你說過,我這一生有一個命劫,很不幸,我已經遇到了。」趙玉瑩苦笑道。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你……你這樣會害死他的。」周勝男略顯激動的說道。

「命運之輪已經開始轉動,停不下來的。不過幸虧遇到了你,這讓我看到了希望。有你的輔佐,李麟或許能夠擺脫厄運。」趙玉瑩眼神中多了一抹拜託的意味。

周勝男深吸一口氣,臉上的神色多了幾分陰晴不定!

「你應該知道捲入這件事將面臨什麼。我不能保證什麼,只能儘力輔佐。」周勝男最終點了點頭,算是一個沒有約束力的承諾。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多了。命運命運,你我都是被命運擺布的可憐人。不過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你我兩個大活人。當年相見之時我就說過,你我的命運恐怕會糾纏在一起,現在看來,當初的戲言成真了。」趙玉瑩神色略微放鬆。債多了不愁,虱多了不癢,趙玉瑩現在就有了這麼一絲心態。

「我可不想和你糾纏不清。當年你父親帶你離開周家之後,我父親因為被算計鬱悶了三年。甚至我周家老祖宗都因為這丟人的事情而失了顏面。你們父女可都不是省油的燈,當年父親就告誡我,如果可以,盡量躲你遠遠的。」周勝男翻了個白眼,有些鬱悶的說道。當年的事轟動整個周家,可以說是周家這個智者家族的恥辱。

「不要這麼說嘛!當年父親為我博取一線生機,可是花費了巨大的代價,你們周家可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能夠在這裡遇到你,只能說明當年父親的準備見效了。」趙玉瑩倒是沒有被諷刺的羞怒,反而因為當年父親漂亮的舉動而自豪。

「不要得意,我們周家傳承雖然不如你所在的宗派,但是說道改變命運,我們周家可是不弱於天機宗的。以算術改變天數這可是我們周家的能力。當年的算計最終是什麼結果誰又能說的清。我已經看到你我命運糾葛的樞紐,那就是李麟。只要我殺了他,我們之間的牽連就會崩斷。當年那一群老傢伙的算計也將要落空。你覺得我敢不敢這麼做?」周勝男沉聲說道。

「你殺的了他嗎?就算你解封全部實力也不是他的對手。也許你已經發現,你我只是溫室里的花朵,而他卻是屍山血海中活下來的修羅。就算你我兩人實力比他強大的多,真正交手,死的一定是我們。或許正是看到這一點,你才會選擇子輔佐他。只是目前看來,你的計劃並沒有成功。」趙玉瑩平靜的說道。

「你錯了。我的計劃一直在按部就班的進行。在明主沒有出現之前,我是不會讓他出事的。就算為此要進入那所謂的狗屁命運也在所不惜。我和那些老傢伙不同,他們認為命運只可以順從,但我卻認為命運就是用來打破的。」周勝男滿臉自信。作為一名謀士,就需要遠超旁人的自信人。否則如何說服主上,定計天下。

(未完待續) 戰場轟鳴聲不斷,在極短的時間內李麟和銅甲屍交手上千回合。周遭的山川都在兩人恐怖的破壞下崩塌了。這還是第一次在近戰上遇到對手,李麟打的是酣暢淋漓,全身每一處細胞都彷彿活化了一般,周身滿是瘋狂的戰意。

「再來!」李麟大吼一聲,一把扯掉破碎的上衣,露出古銅色的精赤上身。

吼——!

銅甲屍低吼一聲,同樣不甘示弱。青銅戰甲上猛然涌動著暗黃色的屍氣,並慢慢形成暗黃色的鱗片。隨著屍氣鱗片的形成,銅甲屍的速度再次加快,攻擊力也在不斷加強。最重要的是,在其周身屍毒濃郁了無數倍,如果不是有金剛真氣精華毒氣,恐怕李麟早就敗亡了。

在兩人交戰的不遠處,好幾放勢力先後匯聚過來。

「天哪,大唐漢王竟然有如此戰力?他還不到十八歲吧!」其中一伙人乃是黑水王城出走的勢力,對李麟多少有些了解。現在面臨眾多帶來勢力的壓力,自然匯聚在了一起。

「莫家主,我記得您家的大小姐是在漢王麾下效力,眼看著漢王將收復黑水王城,你們莫家將要飛黃騰達,到時候可不要忘了我們陳家。」一個小家族的家主獻媚的說道。陸續有其他弱小的家族前來表真心。

莫無憂滿臉堆笑的應酬著,但心中卻大為苦澀。當初李麟初到黑水王城,眼高於頂的莫家主根本就未將其放在眼中,莫飛玲要前往漢王府為李麟效力,當時可是遭到了整個莫家的反對,他這個做父親的更是以斷絕父女關係相要挾。最終莫飛玲還是去了漢王府,莫無憂雖然沒有做出斷絕父女關係的事情,但也對這個女兒失望透頂,之後再也沒有搭理過。即便漢王府遭到四大勢力圍攻的時候,莫家也只是袖手旁觀。誰能想到,報應來的這麼快,短短半年時間,李麟竟然擁有了皇級的實力,更是和這頭上古通靈的銅甲屍打的難分難解。這樣的實力已經擁有了主宰黑書王城的能力,勢力衰敗的莫家反而成為高攀。莫無憂心中暗暗後悔,卻也慶幸沒有和女兒徹底決裂,畢竟血濃於水,現在還有修補的機會。

和莫家同樣獲得其他家族追捧的還有吳家,天雷門和孟家。這三個家族的家主現在同樣如同吃了黃連一般,不過在人前依然做出一副放心交給我的意思。當然,也有家族和門派並不鳥他們,這些家族無不是實力相對較強,即便沒有皇級高手,卻也有九品王座坐鎮。就算黑書王城混不下去,遷離此地依然可以成為一方霸主。

在這片區域觀察戰況的可不單單是黑水王城的眾多家族,到目前為止,在四面八方隱藏起來的勢力不下七八股。仔細看的話,很多都是熟人。神狼皇朝,羅斯皇朝,火風皇朝,大衍宗四大勢力的援軍。四大勢力的存在除了黑水王城的資源,更多的就是那神秘封印。在神秘封印解封之後,這些勢力自然集中所有力量進入其中,結果就是四大勢力的王座以上高手全部失去,在武尊級大戰的時候,在李麟有意識的蠱惑下,四大勢力的山門包括霸王門在內都被戰鬥餘波毀掉。名震黑水王城幾百年的四大勢力徹底煙消雲散。

但是四大勢力背後的皇朝宗門並不甘心,他們在接到消息之後,第一時間派出了一支實力不弱的隊伍前來,希望能夠在戰後獲得更大的利益。

除了四大勢力,還有一股勢力看起來很不凡,其隊伍中所有人皆穿青色戰甲,周身繚繞著濃郁的殺伐之氣。這個隊伍所有人的戰甲上都繪有一個統一的圖案,一個黑白各半的半圓。凡是看到這個標誌的人都極為明智的躲避開了。這支人數只有十八人的隊伍為首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其背上背著一柄極大的巨劍。和其他人的巨劍雪亮照人不同,他這把巨劍,看起來極為老舊,劍身上滿是暗紅色的銹跡,彷彿幾十年沒有打磨過了。那樣子怎麼看也不像超級高手。

「副院長,那個人算是我們神魔學院之人?」一名看起來是隊長的人對領頭的中年人開口說道。

「按照之前情報,此人名叫李麟,乃是外院老師百曉童子的徒弟。但現在看來,百曉童子可沒有這般能力教導出這麼一個怪物。」中年人神色略顯凝重的開口道。

「副院長,連你也不是對手?」一名隊員臉上露出一抹驚駭的神色。

「不知道,或許只有打過才知道吧!不過不管怎麼樣,這個李麟和我們神謨學院也算有緣,到時候我們可以助他一臂之力。」中年人沉吟了半響,還是決定先不樹立強敵。畢竟這東北地域並不是神魔學院你的勢力範圍。

「這個好辦,這個銅甲屍雖然厲害,但卻是有軟肋的,如果是咱們出手,不出半個時辰絕對可以成功將其封印。」

「不錯,咱們的小隊全都是身經百戰,對付小小的銅甲屍自然不在話下。但是你們自問,誰可以不藉助鎮屍符正面硬抗銅甲屍?如果我沒有看錯,這頭銅甲屍乃是一頭天屍,而且通靈之後依然掌握前世的戰鬥力經驗,這是極為恐怖的存在。現在且安心看著,這個李麟也不簡單,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能夠和銅甲屍肉搏佔據上風的人類。」神魔學院的副院長嘴角扯過一抹好奇的笑意。

「確實,這小子肉身看起來比銅甲屍還要結實,真不知道他是修鍊了何種煉體功法。副院長,如果他加入神魔學院。我們倒是可以將其吸收到我們戰隊之中。」那名看起來是隊長的人說道。

「那個稍候再說,咱們神魔小隊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進來的。」中年人搖搖頭,並不認為現在的李麟有資格加入神魔戰隊。

神魔戰隊,神魔學院名動大陸的殺戮戰隊,經常出沒於大陸最危險的地域,其交手的對象大都是皇級以上的高手。甚至和武尊級高手爆發大戰最終卻全身而退。神魔戰隊分為不同的小隊,每個小隊人數不等,實力相差懸殊,但是即便其中最弱的人也是身經百戰的殺神,可以說神魔戰隊是神魔學院最犀利的一把尖刀。這樣的隊伍出現在戰力低弱的東北地域,足以說明神魔學院對上古衍天宗出世的重視。

轟隆一聲,李麟再次和銅甲屍進行了一次大碰撞,結果是李麟的手臂被切出一道血印,而銅甲屍的青銅戰甲則被李麟的魔刀生生破開,更是淌出了暗金色的血液。

撫了撫手臂上的血痕,李麟整個人慢慢從興奮中清醒過來。這頭銅甲屍在和自己戰鬥中實力提高了不少。這種不正常的現象逼得李麟只能速戰速決。

「你是個好對手,可惜我卻不能陪你繼續戰鬥下去了。現在該解決你了!」李麟神色漸漸變得寶相莊嚴。上半身古銅色的皮膚竟然無形中渲染了一層金光。這種金光毫不刺目,看起來極為柔和。但是對面的銅甲屍在金光照耀的瞬間,猛然驚恐的倒退。其青銅戰甲表面那一層屍氣形成的鱗甲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被腐蝕掉了大半。李麟周身的金光讓銅甲屍感到一種本能的恐懼,彷彿那是其天敵剋星。

「佛門降妖除魔,乃是一切邪魔外道的剋星。可惜我之前對其理解偏差,只將其當做煉體的功法。卻沒有想到華夏傳承的功法皆是內外兼修。金剛真氣除了滋養肉身,還有就是度化邪魔。銅甲屍,你有幸成為本王第一個度化的對象。」李麟越說,臉上的神色越寶相莊嚴,最終金光如同太陽一般耀眼。在金光中,一尊高足有十丈,手持降魔杵,滿臉嗔怒的金剛出現在眾人眼前。

將軍,你手下又被策反了! 然後怒目金剛手中的降魔杵猛然砸下,銅甲屍竭力躲避,卻因為屍體僵硬,短距離規避並不靈活。最終不得不舉起斷裂的青銅戰矛和降魔杵硬碰硬。

轟——!一聲巨響,降魔杵應聲而碎裂,看起來不堪一擊。但與此同時,一捧血紅色的火焰猛然在銅甲屍身上燃燒起來。並迅速灼燒到銅甲屍全身。

銅甲屍發出凄厲的慘叫,周身屍氣涌動,一度想將這血紅色火焰湮滅。但是她這種行徑反而如同火上澆油,血紅色的火焰不但沒有湮滅,反而越發壯大。

李麟也吃了一驚,沒想到藉助紅蓮業火凝練的明王法身竟然可以自由的艹控紅蓮業火。彷彿這世間最恐怖的火焰成為他的本命神通一般,對他不但沒有傷害,反而充滿淡淡的暖意。

「李麟,不少殺她,封印她最好!」一道聲音傳遞而來,李麟神色一動。金剛法身猛然伸出左手,將一團火人的銅甲屍抓在手中。但是對於如何封印她卻有些棘手。

「如果小兄弟不嫌棄,本座這裡有幾枚鎮屍符,剛好可以鎮壓銅甲屍。」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一個青色身影慢悠悠的飛過來。

「皇級高手?不知閣下什麼身份?為何要幫我?」李麟瞳孔一縮,卻沒想到這麼快就有皇級高手趕來。還能瞞過他的耳目到了近前。

(未完待續) 「皇級高手?不知閣下什麼身份?為何要幫我?」李麟瞳孔一縮,卻沒想到這麼快就有皇級高手趕來。而且能夠瞞過他的感知,此人最起碼擁有不弱於自己的戰力,甚至比自己還有厲害的一些。

「本座乃是神魔學院副院長,不知道這個身份你是否接受?」中年人笑眯眯的說道。

「神魔學院副院長?可認識郭威前輩?」李麟沉聲說道。

「當然,郭威乃是神魔學院外院的副院長,除了他,本座還認識外院的指導老師百曉童子,更是聽說他收了一個叫李麟的徒弟,還是這大唐的三皇子!」中年人幾位親切的說道。

「好。多謝相助!」李麟沒有猶豫,藉助金剛法身和紅蓮業火,李麟也只是暫時封住了銅甲屍的舉動,如果沒有具體封印的手段,那也只有將其徹底毀滅一條路可選,現在有人願意相助,還是有所聯繫的神魔學院,李麟自然清楚該如何選擇。

「接著!」中年人揮手拋出兩枚黃色符篆,從始至終臉上皆掛著淡淡的笑意。

李麟接過符篆,眉頭一掃就辨別了真偽,咬破手指,將鮮血染在其中一枚黃色符篆上,然後猛然放開銅甲屍在其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將黃色符篆貼在了銅甲屍的眉心上,並打出幾道法訣,發動了鎮屍符。

嗡——!

符篆黃光大放,剛剛還嘶吼不斷的銅甲屍彷彿被施了定身法,慢慢的閉上眼睛,身上的屍煞之氣也慢慢所會青銅鎧甲之內。后李麟從大地上攝取了一枚巨大的黑石,三兩下銷成一口黑棺,將銅甲屍打入其中,然後在棺材上布置了十幾道封印。

「咦?你的封印術很不凡啊?」中年人眼中閃過一抹驚訝。要知道他送出的兩枚符篆可不是當下流行的鎮屍符,而是來源書上古的封印大宗,是神魔學院鑽研上古宗門破解的最新鎮屍符。他送給李麟除了是幫他鎮壓銅甲屍之外,還有就是向李麟顯擺顯擺神魔學院的底蘊。卻沒想到他的算盤完全落空,李麟彷彿對這符篆極為了解,使用起來比他都要嫻熟,而且其最後在石棺上布下的那幾道封印也和當下的封印術相去深遠。雖然並不高深,但手法卻很不一般。

「一般般吧!還不知道副院長怎麼稱呼?」李麟長出一口氣,小心的將這口石棺送入六芒星空間中。

「本座尹天邪,乃是神魔學院內院副院長。」尹天邪極為和善,並不是他姓格多麼好,相反,能夠成為神魔學院這樣超級勢力的副院長,又怎麼可能是個和善的老好人。只是李麟的實力獲得了他的認可,態度自然不同。

「內院副院長,不知您這樣的大人物前來黑水王城所謂何事?難道也是為了上古衍天宗的山門?」李麟沉聲問道。李麟之前對神魔學院有所了解,神魔學院分為內外兩院,和外院相比,內院神秘而強大。這點從內外副院長的實力對比上就能看出來。外院副院長郭威不過是九品巔峰王座,而內院的副院長實力最差也有皇級五六品以上。

「也是也不是,不過你不覺得我們現在商談這個問題有些不合適嗎?」尹天邪掃了遠處的眾人一眼,對著李麟笑道。

李麟點點頭,然後當先向著衛[***]營盤所在地而去。從趙玉瑩的金鐘中放出銅甲屍,李麟沒有花費太大的力氣就將其封印,然後同樣丟進六芒星空間。之後李麟指揮府兵和衛[***]合力清除黑水王城內部的喪屍。

其他勢力也紛紛出手,畢竟所有人都看到了奪回家園的希望,自然極為賣力。李麟沒有反對,霸佔黑水王城並不是獨佔黑水王城。

當然,也有一些勢力沒有動,像神魔學院的隊伍,三大皇朝的隊伍,大衍宗的隊伍都在靜靜的觀望。彷彿在等待黑水王城的局勢最終塵埃落定。

白虎咆哮,狂風席捲整個黑水王城,將濃郁的屍氣吹散。李麟和趙玉瑩合力將原本四大勢力的山門巨峰硬生生移到漢王府之處,將屍氣來源的地穴徹底鎮封。在此過程中,三大皇朝和大衍宗始終冷眼膀胱,沒有絲毫阻攔的意思。

一切塵埃落定已經是三天之後,城外的勢力終於動了。包括神魔學院的隊伍在內,五支實力強悍的隊伍先後到達什麼學院中央的小廟前。幾位皇級高手上前,皆被恐怖的兩儀風水大陣擋住。王級高手倒是不受這種限制,可以自由的進出。

「果然不出院長大人所料,那龍脈天師恐怕乃是一脈脈主,實力極為恐怖。這風水大陣已經和整個上古衍天宗內部的龍脈連接在了一起。如果我們強行破陣,恐怕結果是整個上古衍天宗的世界都要被毀。看來要想打開上古衍天宗的空間,就只能等到百年之後了。」尹天邪觀察了半天,也試著攻擊大陣,結果沒有絲毫的效果。

「副院長,要不要調集一些王座高手進去看看?聽說當初進去了很多人,現在一個也沒有活著出來。內部恐怕有我們未知的危險。」那名隊長開口說道。

「就是因為有危險才有試煉的價值。不過誰說內部沒有倖存者,只是這些人大都隱藏了起來。本王就知道一個倖存者,走吧!我們正好有事要找他。」尹天邪收起背上銹跡斑斑的巨劍,帶領神魔小隊向著中央那醒目的漢王府而去。

四大勢力皆守在了小廟周圍,在內部可是失落了不少人,尤其是神狼皇朝,太師龍戰天的孫子,神狼皇朝最年輕的大將龍威也身陷其中,不管出於什麼原因,神狼皇朝都要搞清楚內部的情況。最終,四大勢力再次聯手組織了幾十人的隊伍,然後由幾名九品王座高手帶隊再次進入其中。剩下的人分四個方向駐紮,四大勢力有兩種心思,如果能夠接應出身陷內部之人,那四大勢力近水樓台先得月,搶先霸佔上古衍天宗洞府的入口。當然,在事情沒有出現結果之前,四大勢力是不會真正封鎖上古衍天宗的入口,畢竟沒有利益卻得罪所有人的事情四大勢力是不可能做的。

新的漢王府乃是李麟移動神狼教,金馬堂,鳳凰谷,大衍宗四大勢力原有的山門雜糅而成。只是上面的屬於四大勢力的標識已經去掉。連綿的宮殿群也被集中到了一會兒,成為漢王府的宮殿。

新的漢王府大殿乃是利用神狼教原有的宗門大殿改裝而成,雄偉而氣派。李麟一身青色莽龍袍,靜靜的聽著眾人的彙報。清除喪屍的過程使得衛[***]和府兵都有一定程度的損傷。

「殿下,三大皇朝和大衍宗的勢力佔據了中央神廟,我們是否應該出手清除他們。」白娘子率先開口。

「不急,現階段先鞏固我們漢王府在黑水王城的地位,至於四大勢力,見識了咱們的實力,他們也未必願意出手。記住了,不管是衛[***]還是府兵,都給本王敞開了招兵。本王需要的是能夠進行皇級甚至以上大戰的精兵戰陣,不是烏合之眾。白娘子,魏延,從新兵之中選拔好苗子是你們兩人的責任,不要讓本王失望。」

「殿下放心,經此一役,黑水王城所屬的勢力皆看到了漢王府的實力,除了目前城中的三大皇朝以及大衍宗,神魔學院的勢力,其他所有世家宗派全都派人前來,表示願意臣服於漢王府。」魏延興奮的說道。現在魏家已經從黑水叢林的避難所遷移回來。和遭受重重劫難的黑水王城眾多勢力不同,現在的魏家因為之前的舉動,反而成為倖存高手最多的家族。再加上魏延在漢王府炙手可熱的地位,使得魏家成為眾多小家族爭相巴結的對象。

「本王要的是絕對服從,而不是只為了保全自身利益的屈服。周勝男,從今天起將你調離衛[***],擔任漢王府長史,可以代本王行使決策使命。」李麟看了人群中默然不語的周勝男,直接將其從衛[***]軍師提拔為漢王府的絕對高層,尤其是李麟後面讓其代行命令的話,更是明確的確定了周勝男漢王府二把手的地位。

「多謝殿下,勝男一定竭盡所能,為殿下打造鐵桶江山。」周勝男眼神平靜,彷彿這一切早就料到。

「從即曰起本王開府建衙,周勝男為長史,同時負責組建天吏組,負責漢王府一切官員的選拔和考核。張昊,命你組建天機組,負責漢王府一切凶吉禍福的測算。白素素,命你組建天兵組,負責漢王府一切兵事,魏延,命你組建天武組,負責培訓漢王府所有後備力量和天才武者。莫飛玲,命你組建天情組,負責漢王府對外的一切情報偵探。虎音,命你組建天戶組,負責漢王府一切財務的調撥。同時漢王府還將下轄天殺組,天將組,天工組,此三組由本王親自負責組建。」李麟大聲說道。獲得重用的自然欣喜異常,沒有獲得重用的人雖然情緒有所低落,但想想漢王府初創,定然是用人之際,李麟做事又極有魄力,必然不會冷落了大家。更何況開府建衙意味著李麟真的讀力於大唐機構之外,從此以後眾人的效忠對象就不再是大唐皇朝,而是只有漢王李麟。

(未完待續) 李麟開府建衙不但確定了漢王府的總體構架,更是讓漢王府迎來了發展壯大的契機。周勝男在李麟的扶持下立刻走馬上任,這個女扮男裝的謀臣第一次在眾人面前展露自己的才華。那些李麟並沒來得及任命的眾人被她在極短的時間內量才而用,漢王府以極快的速度完成了人員編組。並在周勝男一聲令下,整個黑水王城都因為漢王府的政令而動蕩起來。

周勝男的第一個命令很簡單,黑水王城所有先天以上高手必須限期到漢王府報道,違者殺無赦。世家如果窩藏先天之上高手,誅滅九族。見識了漢王府的恐怖實力,實力大為衰弱的眾多家族無不因為這道命令而惶恐不安。

一些和漢王府有關係的家族包括魏家,莫家,天雷門,孟家和吳家聯袂來訪,希望漢王府收回成命,各大家族聲稱願意拿出一半的力量供漢王府驅策。

魏延,莫飛玲也覺得周勝男的這種方法有些不妥,畢竟黑水王城的世家存在了多年,想要一次性連根拔起根本就沒那麼容易。面對幾人的壓力,周勝男不為所動。明白的告訴魏延等人,現在是難得的機會,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黑水王城世家勢力會再次瘋長,很可能再次回到之前世家林立的動亂局面。

面對周勝男的分毫不讓,魏延等人在家族之人的哭訴下,不得不去找李麟,希望李麟能夠看在他們為漢王府所做的貢獻上。在此事上通融一番。

漢王府後院,趙玉瑩興緻勃勃的帶人清理著大片的宮殿建築。四大勢力所屬的宮殿風格完全不同,李麟這般隨意的堆砌在一起看起來凌亂而沒有次序。對於住處李麟一直是沒什麼太大的興趣。相比於這些外觀性的東西,李麟更加在意實用性。更何況現在黑水王城初定,他也需要好好思量一下漢王府的下一步動作。趙玉瑩則完全不同,對於整個漢王府布局她可是花費了很大心力,不但親自動手移動宮殿,甚至還讓人找來一批能工巧匠,進行各方面的布局。甚至還在漢王府布置陣法,這是現在沒有完成。眾人並不知道這大陣是多麼的恐怖。

對於趙玉瑩的身份,李麟沒有明說,眾人也不好猜測,但對其卻是絕對的禮遇。現在整個漢王府後院也就住了三個人,李麟,白素素和趙玉瑩。白素素整天忙於天兵組的組建,幾乎沒時間停留。李麟則在六芒星空間中研究神秘石棺中的神秘女屍。反倒是來歷不明的趙玉瑩開始行使女主人的職權。

「參見前輩,末將前來拜見殿下!」魏延,孟如松。吳人敵,莫飛玲。張天雷五人恭敬的對著趙玉瑩行禮。

「李麟在無極宮,你等可以直接前往!」趙玉瑩笑了笑,對於幾人此次前來的目的她一清二楚。不要說她對這些不感興趣,就算他對此真的感興趣,她也不認為結果會有絲毫的改變。李麟或許會聽從他們的建議,但周欣茹是絕對不會妥協的。那個女人從小就極為有主見,拿定主意從來不會更改。最重要的一點,不管當初她的決定是多麼荒誕,最終結果證明她都是正確的。一次兩次有就罷了。次數多了眾人自然將其敬若神明。

「多謝前輩!」

無極宮不是這片宮殿群中最大的宮室,但卻是唯一和大唐帝都李麟的寢宮類似的一座。因此李麟進了後面就直接住了進去,並以自己前世的名字命名為無極宮。現在的無極宮正殿中整整齊齊的擺放了三尊石棺,其中一具灰色石棺,樣子古樸,整個棺中透漏著歲月的滄桑氣息。另外兩具則是李麟刻畫的黑石棺材,內部是兩具鎮封的銅甲屍。

輕輕推開灰色石棺。一股淡淡的馨香從館內傳出。

李麟眉頭皺起,忍不住深入入棺中,在觸及神秘女屍身體的瞬間,李麟臉色大變。

「不可能。難道這不是一具屍體?」不是李麟沒見識,而是誰又能想到封印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屍竟然周身溫熱,肢體柔軟如同活人。

李麟臉色陰晴不定,再度仔細打量了石棺半天,最終一咬牙,雙手皆伸入棺中,直接將神秘女屍抱了起來。

噗通,噗通……

李麟心臟亂跳,從來沒有見識過這般詭異的情況,明明沒有絲毫生命的氣息,但肉身不但保存完好,甚至還如同活人一般溫潤如玉。在配合上其和秦雪玲一模一樣的相貌,李麟感到了無比壓力。

調動先天純陽真氣小心的進入神秘女屍體內。讓他驚訝的是,神秘女屍的經脈極為寬廣堅韌,甚至比他的肉身還要堅韌。而且體內沒有絲毫的死氣,彷彿這個女人只是睡著了而已。

隨著真氣遊走,李麟的臉色愈加凝重。因為他發現神秘女子體內的所有經脈都已經開發了到了一種極限,不像李麟,周身還有大量的經脈處於閉塞狀態。

「這個女人生前絕對是一個恐怖滔天的人物。將身體修鍊到了極限,就算是金剛不壞神功最少也要到第九重巔峰才能夠辦到。按照現在金剛不壞神功的效果,第九層大圓滿最少也是神魔級的人物。」李麟越說越凝重,在這個神魔級高手不顯,尊級無敵的大陸上,一具神魔級肉身存在的消息泄露將產生什麼李麟極為清楚。

神識隨著真氣最終進入神秘女子的丹田。

「這是什麼東西?」李麟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不已。蓋因為他在神秘女子的丹田中看到了一個旋轉著的小宇宙。這個宇宙極小,中央一顆恆星還在散發著光和熱。在恆星外圍有數顆淡藍色的星球,其中還有一顆圍繞了三顆月亮。仔細數數水藍色的星球一共有六顆,內部皆散發著淡淡的生機。在六顆星星外圍還有三顆巨大的星星,只是顏色枯黃,彷彿沒有進化出生機。在最邊緣則是密集的的小行星帶。

李麟意圖將意識放入這片小宇宙中,但是一股未知的力量讓他產生一種被排斥感,但仔細感知卻無法發現這種排斥感的來源。最終李麟只能無奈放棄。神識離開丹田沿著任脈一路向上進入紫府,來到神魂所在的識海。

這裡一片白茫茫,彷彿從來沒有被開闢過。李麟的神識放到最大也難以盡皆探查,最終只能無奈退出。

「這具屍身來頭極大,搞不好是某個大人物故意留在這裡的。該死的,還不能將之告訴別人。」李麟感到一種被算計的感覺,但他卻無從擺脫。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