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你要多少?」那人的聲音始終很遲緩,給人一種很詭異的感覺。

「你能夠提供多少?」屠一萬人老成精,自然不會泄露自己的底牌。

「這個你不用擔心,只要是適合的價格,我都可以決定,哪怕是不適合的價格,我們也可以找到折中的辦法。」

「呵呵,忘記了,我是來拿獎金的,不是來效忠別人,我想,你錯誤的領會了我們的意思。」屠一萬怪笑道。

「一億!」對方輕輕的吐出了兩個字。

「一億……」屠一萬目瞪口呆,雖然他們現在擁有無數億,但是,他們並不認為一億金幣是小數目,這個人甚至於對他們沒有絲毫的了解,卻開口就是一億金幣,其魄力縱然是屠一萬也感到震撼。

在人類聯盟,並不是誰都可以輕輕鬆鬆的開出一個億的金幣聘請高手。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在酒窖之中的趙偉感應到了王毅散出的荒古氣息,頓時臉色一變,暗叫不好,趕緊上來,回到了王毅的身旁。

他看見王毅神情有些獃滯,面容有些僵硬,雙目之內血絲繚繞,渾身的肌肉不停的在顫抖,這份浴血的憤怒卻是一覽無遺。

「王兄你沒事吧?」趙偉疑惑的問道,又看了看那兩個靈動境的修靈者,雙目之中顯現出了一抹殺機。

「沒事,他(她)們大喜之日何時舉行?」

王毅字字珠璣,仿若雷霆炸響,又沉重如山,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可見王毅的憤怒,站在王毅面前的兩個修靈者立馬渾身一震,雙目之中流露出了一抹恐懼之意,聲音顫抖道。

「應該就在這幾天了!」

「什麼?」王毅大聲一喝,睜眼欲裂,看向了屋外,神情已是凝重到了極點。

「還來得及!還來得及!方天霸我定要將你挫骨揚灰,新仇舊恨一併結算,月兒,等著我!就算是與眾人為敵,我也要將你救出苦海!」

「王兄,到底什麼事情,你居然這麼生氣!」趙偉再次問道,神情也是凝重了起來。

「趙兄,我要獨自一人前行,去救我心愛之人!你與趙兄、高兄莫要插手,等我歸來!」

王毅通紅的雙目欲要滴血,眼眸深處則是無窮的殺機與堅毅,說完便腳踏靈力,如一支離弦的箭,疾射而過,轉眼便無跡可尋。

站在原地,怔愣不已的趙偉,欲言又止,轉過了頭又看了看這兩個靈動境的修靈者,大聲喝道「你們二人到底跟他說了什麼?」

這兩個修靈者便是再次渾身一顫,渾身瑟瑟發抖重說了一遍。

??????????????

「我若留在你身邊,或許事情還不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我若在離別之時將那層紙給捅破,也不至於現在心急如焚、撕心裂肺的劇痛,你是我的!我的!!!

我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害與你!方家必滅!徐家必衰!」

此刻的王毅是憤怒之極,衣衫飄飄、隨風而動、獵獵作響,烏黑的頭髮更是張牙舞爪的飄蕩而起,扭曲成形,像是無數條毒蛇一般,已經張開了血盆大口。

雙目通紅欲要滴血,渾身肌肉更是緊緊繃住了,硬如鋼鐵、難以撼動,渾身上下還散發著一股凜冽的殺氣,混雜著霸氣至極的荒古氣息,與兇惡混茫的妖氣。

所過之處便是狂風盪起、飛沙走石,所有的樹木花草皆是紛紛傾斜,無不臣服在他這強橫的氣勢之下。

「王毅,老夫知曉你很氣憤,但是你這樣冒失,反而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剛剛就感到了一絲極為純厚的靈力波動,現在正向你一個方向行來,現在相距不足千米之餘。

此人氣血龐大,靈力純厚磅礴,身影更是快如閃電,依我看此人修為不低于歸一境七重天!你收斂氣息,小心應付!」

就在這時魔蛇突然開口,正處在憤怒中的王毅聽到了這句話頓時一震,立馬就收斂了自己的氣息,畢竟現在要對戰歸一境七重天之境的大能者,那簡直就是找死!

王毅知曉輕重,所以不敢隨意行動,更不敢在散露出一絲氣息,目之所及,一個巴掌般大小的黑點,正在向自己極速靠近。

頓時就感到一股極為恐怖的威壓向自己席捲而來,周圍的樹木花草頓時紛紛一震,齊齊爆開,化為了齏粉,漫天飄散,隨風而動、隨風而落,這些綠色零星小點的粉末看的讓人慎得慌。

難以想象,這歸一境七重天的大能者的一股氣勢竟能強橫到如此地步,簡直是駭人聽聞,驚世駭俗。

王毅連忙運轉起了全身的靈力,才穩住了陣腳,心中升起了一股危機感,一臉的震驚與駭然,還多了幾分蒼白之色,儘管如此,王毅的內心卻是毫無膽怯之意。

這黑點依然來臨,原來是一個身穿黑色衣衫、身形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這男子雙目如繁星一般深邃而空洞,像是漂浮的靈魂一般,虛無而飄渺。

他儘管氣勢驚人、修為高深,卻是擋不住歲月的留痕,那飽經風霜的臉,乾燥而枯皺的皮膚卻是遮掩不住,一一暴露在外,深入眼眸,顯得格格不入,。

「不好,他竟是歸一境七重天大圓滿,這個修為又稱作虛融之境!只差一步便能達到通融境!」魔蛇突然喝道,也有一些震驚,他的震驚是擔心王毅的安危。

「什麼?虛融之境!」

王毅聽到了這話,便是再次一震,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眼看著這位陌生的強者,從天而降,落於自己的身旁。

「哦?區區二重天之境的小輩竟還知曉虛融之境!不簡單,剛剛散發出的氣息可是荒古之氣?」

這身形高大、體形魁梧的中年男子,看著王毅神情自若道,但是他說話的速度很快,更沒有任何壓迫感,倒是顯得平易近人,但是這反而讓王毅感到了一絲不適。

畢竟歸一境的修靈者都是囂張、跋扈之極,都有自己的脾氣與作風,此人已是虛融之境,當可自立門派,自承一脈,但是卻如此平淡,但是之前卻又散出那恐怖的威壓,這顯得有些不盡相同。

不是故意裝的,就是另有圖謀,或者這就是他的作風???

王毅心中一驚,全身上下的肌肉,像是皮筋一般緊緊繃住了,正在蘊藏力量,正在積壓全身的力量,一觸即發,就算傷不了這男子,也足以讓自己逃生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這麼強的修為,想必絕不是默默無名吧?又為何攔住我的去路?」

王毅面不改色,神情自若的問道,這話語字字清越,仿若雷霆炸響,又如泰山壓頂般,沉重不已。

「嗯?呵呵呵呵???」這男子輕咦了一聲,沒有絲毫的不適,反倒是看了網易一眼,大聲笑了笑。

「不錯,倒有些膽識,竟敢與我較勁,你這份氣魄我倒是很欣賞,現在唯物主義的修靈者越來越多了,不過是誰給你的膽子,竟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這男子先是斜嘴一笑,隨後便是神情冷漠,大聲一喝,那股恐怖之極的威壓,便是再次席捲而來,從四面八方擠壓而來,空氣頓時咔咔作響,像是碎裂的玻璃一般,裂成了無數的碎片。 「嗯,一億金幣,可以支付現金支票,在帝國聯邦銀行的任何一個分支機構都可以提取到現金的支票。」

那身影的聲音莫名的有點惆悵,居然又躺在了沙發之上,好像對屠一萬再也沒有了開始的重視。

屠一萬明顯的感覺到了這種輕視,那人也絲毫沒有掩飾這種輕視的態度,顯然,自己面對一億金幣的的表情讓對方起了輕視之心。

當然,屠一萬並不以為意,作為一個老江湖,人情冷暖對於他來說已經看穿了。

「太少。」這一次,說話的居然是沉默寡言的趙烈。

「咦!你要多少?」那人的又坐了起來,逆光中的剪影有一雙發亮的眼睛,如同夜晚的貓。

婚深入骨 「十億金幣!」趙烈緩緩道。

「十億!」

那人影赫然站了起來,聲音之中充滿了憤怒之色。

「不,不是十億。」武科突然插話了。

「多少?」這次問的不是那人,而是屠一萬,他感覺有點詭異,趙烈和武科好像突然變了一樣,而在以前,趙烈和武科是很少說話搶風頭的。

「一百億金幣,我們三人,謝絕還價!」武科一本正經的表情。

「一百億……好好……一百億……我倒想看看,你們哪裡值得一百億金幣……」那人怒極反笑,猛然長聲仰天大笑起來,那陰柔的聲音讓人感覺很不舒服,就像針刺在心臟上一般。

「很簡單,我不是六級高手,但是,只要你能夠派一個人戰勝我,那麼,我們免費為你們服務。」武科跨前一步,氣勢陡然增加,就好像一頭捕獵的雄獅,給人一種隨時撲擊的感覺,兇猛無比。

偌大的廳中,突然無比的沉寂壓抑,一股莫名的躁動在空氣中跳躍著。

「你的意思是說,你能夠越級挑戰六級高手?」一陣漫長的沉默之後,那個人影緩緩道。

「呵呵,只要給爺們金幣,別說格殺一個六級高手,哪怕就是七級高手,爺也毫不畏懼!」武科一臉狂笑道。

「七級高手,你知道七級高手?」那人影一愣,情緒似乎有些波動。

「真的有傳說中的七級高手?」武科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那表情好像他真的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七級高手,看到武科的表情,屠一萬突然發現,這個粗狂的將軍其實也很會演戲偽裝自己的。

「傳說中的事情,誰也不知道,嗯,好吧,本少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能夠戰勝六級高手,我可以考慮給你們支付一百億金幣的傭金。」那人影又好整以暇的坐到了沙發上面,整個身體都陷進了沙發裡面,幾乎看不到人了,那本是依稀可見的表情再一次消失。

「哈哈,很好的機會,不過,這機會可是要死人的,殺你一個六級高手的手下,你不會見怪吧?」武科哈哈大笑道。

「你能夠殺死一個六級高手?」深陷在沙發裡面的人影懷疑道。

「用事實說話,來吧,爺對你早就看不順眼了,別以為是一個六級格鬥高手就了不起了,在爺面前,六級高手一樣要斬於馬下!」

武科雙臂一晃,一陣空間波動,在他的手中,出現了兩把巨型大鎚,錘身露出的金黃色的光澤給人一種無比沉重的感覺。

這是武科新打造的合金巨錘,和以前的比起來,重量又高了很多,當然,重量倒是其次,對於武科這種天神神力的人,增加一點重量根本無所謂,而關鍵在於這是一把合金錘,金屬堅硬無比。

武科以前的鎚子因為因為冶鍊技術不過關,很容易一砸就是一個坑,與現在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武科用錘所指的人正是開始被他一拳砸到門上的六級高手。

這個高手被武科挑釁,身體不禁一抖,但是,依然是紋絲不動,站在那人影的側前面,身體微微向後轉,似乎在請示那人影一般。

「蒙梭,殺了他!」那人影輕輕下令,彷彿殺死一個人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果然是大權在握之人!

看到這人影雲淡風輕不帶絲毫殺伐之氣的語氣,屠一萬莫名的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剛才還在說話一億金幣收買他們,但是,立刻又下令格殺,這人的心思,很那用常人來揣度。

最讓屠一萬好奇的是,他始終無法分辨出這個人是男人還是女人,陰柔的聲音讓人無法判斷,而舉手投足卻有充滿了一種大家風範,不經意之間就流露出了視蒼生如同螻蟻一般的睥睨氣勢。

屠一萬對這個不知男女的人有著強烈的好奇之心,同時,他也很想知道,那兩個六級高手身上到底是什麼銀色的無比吸引他,引起他的注意。

而就在屠一萬注意沙發上的人時候,武科和那叫蒙梭的六級高手已經雙雙跨前了幾步,兩人的距離立刻縮短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距離。

「當狂妄變成了無知,就會付出生命的代價。」蒙梭緩緩而行,一身灰色的長袍獵獵作響,彷彿狂風吹過一般。

銀色!

赫然,屠一萬渾身一震,他看到了一抹銀色在那獵獵的長袍之中時隱時現。

一枚很小的銀色,似乎是某一種標誌,在那一瞬間的,以屠一萬的目力還是沒有看清楚那銀色的標誌到底是什麼,畢竟,那枚標誌太小了,很難甄別,當然,屠一萬並不急,他有的是時間,如果實在沒有辦法了,他可以把這裡所有的人殺死,然後,再慢慢觀察,他是屠一萬,他是一個殺人魔王……想到這裡,屠一萬臉上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容。

狼,永遠不會變成羔羊!

在屠一萬的眼裡,六級格鬥高手只是一個笑話,哪怕是七級高手,在他面前也不堪一擊。

無論是格鬥等級還是精神力等級,每一個級別的劃分等級都非常森嚴,像武科這種越級挑戰的人鳳毛麟角,更別提一個六級高手挑戰一個武聖境界的人。

而且,到了屠一萬這種境界,數量已經對與他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了,他屠殺八千多人的時候,其中也不乏高手的存在,但是,普通的高手哪怕數量再多,也不可能對一個武聖境界的格鬥高手產生任何有實質性的威脅。

無論是屠一萬還是武科,或者是趙烈,按捺到現在,都是對這個人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似乎,他們正在接觸一個非常非常神秘的事情,三人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們卻可以肯定,這次偶然的機會,他們接觸到了這神秘事情的核心人物。

「呯!」

「呯!」

「呯!」

……

兩個人同時朝對方緩緩逼近,整個房間似乎在震動一般,空氣中燃燒著熊熊戰意。

武科的一生就是征戰沙場,戰鬥能夠讓他血液沸騰,對手越強,他的潛力越能夠發揮,實際上,武科和鄒子川的體質很相似,兩人都是天神神力,不過,和鄒子川比起來,武科更趨向於力量的發揮,而鄒子川則是在力量的基礎上追求速度,兩人的根基差不多,但是,在修鍊的追求上不一樣。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