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你到底想做什麼!」

夢魘女子的聲音出來,古清風笑道:「如果你來自過去,那就去問過去的我,如果你來自未來,那就去問未來的我,抱歉,我既不屬於過去,也不屬於未來,我只是屬於一個來自現在的我,我也只屬於現在的我。」 什麼是過去,什麼是現在,什麼又是未來。

老公大人,莫貪歡! 什麼是前世,什麼是今生,什麼又是來世。

若是以前,古清風會認為過去就是過去,現在就是現在,未來就是未來,前世就是前世,今生就是今生,來世就是來世。

然而,自從悟得大虛妄之後,他像似懂了,但更加迷茫了,既不知道過去前世是什麼,也不知道現在今生是什麼,更不知道未來來世是什麼。

重生幸福時光 或許是過去前世就是現在今生,也或許現在今生就是未來來世。

他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了。

正如他不想知道因是因,果是果,還是因是果,果就是因一樣。

突然。

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

「千古浩劫天地衍!」

「三轉輪迴萬古現!」

「前世今生因果見!」

「誰命由誰需看天!」

聲勢浩大,如蒼古聖雷,音威浩蕩,通天徹地。

在這煙消雲散的無道世界里,一位披頭散髮的老者正在晃晃悠悠的走著,老者看起來瘋瘋癲癲,神情恍惚,雙目無神,神情儘是迷茫彷徨,呢喃道:「什麼是前世,什麼是今生,什麼又是來世?」

「前世就是前世,今生就是今生,來世就是來世,不!不是!前世是今生,今生就是來世……來世也是前世……」

「什麼又是因果?」

「因是因,果是果,因是果,果亦是因……」

「哈哈哈哈……」

「假的!都是假的!」

「不!都是真的!」

「什麼是真假?」

「真是真,假是假,真是假,假亦是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誰能分得清?」

神秘老者的神情愈發的恍惚,愈發的茫然,也愈發的彷徨,他就是那麼遊走,瘋言瘋語說個不停。

古清風望著此間瘋瘋癲癲的老者,他記得這老者,而且還在無道時代的遺迹裡面與這老頭兒喝過酒。

以前見這老頭兒的時候,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此時此刻再次遇見老頭兒,這種感覺更加強烈。

「老前輩。」

古清風喊了一聲。

瘋癲的老者止住了腳步,望著古清風,那真的是一張宛如老樹枯皮一樣的臉,也真的是一雙空洞無神的眼睛,他就這麼望著古清風,望了很久很久,恍惚的神情變得更加迷茫,空洞的眼神也變得更加彷徨。

時光陪我睡覺覺 「古……古小子?」

瘋癲老者的聲音傳來,古清風的心頭猛地咯噔一聲,連忙追問道:「不知老前輩尊姓大名?」

「尊姓大名?」瘋癲老者現實對這四個字很陌生,他想了很久很久,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只是搖著頭,道:「老夫忘記了……忘記自己姓什麼也忘記自己叫什麼……」

古清風又小心翼翼的詢問道:「那老前輩,可認識我?」

「老夫……老夫好像認識你……又好像不認識你……老夫想不起來了……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那你剛才為何喊我古小子!」

「古小子?是啊!老夫為什麼喊你古小子!為什麼?究竟為什麼?古小子又是誰?」

瘋癲老者愈發的茫然,愈發的彷徨。

「我姓古,名天狼,亦叫清風。」

「古天狼?古清風?」瘋癲老者呢喃著這兩個名字,失神的呢喃道:「好熟悉的名字……為什麼……老夫一點也沒有印象,為什麼……」

古清風又問道:「你來自過去,還是來自未來?」

「過去?未來?」瘋癲老者就像一個孤魂野鬼一樣,呢喃道:「什麼是過去?什麼是未來?過去就是過去,未來就是未來,不!過去就是未來,未來也是過去……」

「老前輩,你當真一點也想不起來了嗎?」古清風仍不放棄,指著自己,問道:「你在仔細看看,對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你是古小子?不!你不是古小子。」瘋癲老者那雙空洞無神的眼眸望著古清風,呢喃道:「你是尊上?你是無道尊上?不!你也不是無道尊上……」

「是誰!到底是誰,你是誰,老夫又是誰!為什麼老夫一點也想不起來!」

「為什麼!!!」

瘋癲老者嘶聲吶喊著,沖向沒有蒼天的蒼天。

古清風望著漸行漸遠的瘋癲老者,不禁陷入沉思當中。

這時,又有一道聲音傳來。

「他迷失了……你問再多,也無任何意義。」

聲音落下,一個人憑空出現。

那是一個渾身纏著白布的人,纏的嚴嚴實實,渾身上下只露出一雙宛如黑洞一般的眼眸。

又是這個人。

古清風還清晰記得,第一次見到這個人,是自己剛剛蘇醒不久,這人莫名其妙的出現,而且還想抹殺自己。

第二次則是在原罪夢魘,正是他告知古清風,原罪夢魘的女人是被無道尊上親手葬在了這裡。

當時古清風問他是誰。

他說他來自無道時代,也是原罪之人。

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還曾說了一句令古清風記憶猶新的一句話,他說古清風是誰,他便是誰。

當時古清風沒有聽懂這句話的真正含義。

現在似乎有些明白了。

「他是誰?」

古清風問了一句。

神秘男子回應道:「他讓你想到誰,他便是誰。」

古清風只是哦了一聲,沒有再說話。

過了許久,他再次開口問道:「那你又是誰?」

「我說過,你是誰,我便是誰。」

「你也是來殺我的?」

「或許是,也或許不是。」

「或許?」

「或許。」

「你還沒有決定?」

「我決定與否,在你,不在我。」

古清風哦了一聲,而後突然笑了,笑過之後,提起酒罈,暢飲起來。

古清風笑的時候,對面的神秘男子也笑了,他也不知從哪弄來一壇酒,同樣是仰頭暢飲。

「你笑什麼?」

古清風與神秘男子同聲詢問。

豪門重生之宋氏長媳 「忽然想起一句話。」

二人又同聲回應。

「什麼話?」

二人又同聲詢問。

問過之後,二人又齊聲說道:「千古浩劫天地衍,三轉輪迴萬古現,前世今生因果見,誰命由誰需看天!」

說罷之後,二人同時放聲大笑,笑的一個比一個孤傲,笑的一個比一個霸道,笑的一個比一個放蕩,也笑的一個比一個洒脫。

古清風道:「我這輩子和很多人喝過酒,但從來沒有與自己喝過酒。」

神秘男子回應道:「彼此。」

「來!浮一大白!」

二人提著一壇酒,砰了一下,雙雙將一壇酒一飲而盡。 在這諸般一切都如灰燼一般正在煙消雲散的無道世界里。

有一座山嶽像似並沒有受到影響。

這是一座無邊無際的山嶽,山嶽之上矗立著一座孤峰。

山嶽看起來並不像一座簡單的山嶽,又像一頭巨大的石龜,孤峰看起來也並不像一座簡單的孤峰,又像一條龍蛇。

石龜看起來也不像一座簡單的石龜,更像一座巨大的墳墓,龍蛇看起來也不像一條簡單的龍蛇,又像一座石碑。

山是無邊之山,峰是無際之峰。

龜是無窮之龜,蛇是無盡之蛇。

墓是無主之墓,碑是無字之碑。

站在這座既是山嶽又是孤峰,既是石龜又是龍蛇,既是墳墓又是墓碑的旁邊,亘古無名喃喃說道:「我錯了……」

「錯了?」蒼顏亦望著,疑問道:「怎麼說?」

「我以前以為無道時代只是過去,後來又以為無道時代是未來,直至現在我才意識到自己錯了,我不僅錯的很離譜,也迷茫了,更彷徨了……」

亘古無名幽幽說道:「無道時代或許是過去,也或許是未來,究竟是過去還是未來……我也不知道……或許是過去,也或許是未來……更或許是現在……」

蒼顏搖搖頭,她聽不懂,也不知無道時代究竟是過去還是未來還是現在,但有一點她非常肯定,眼前這座山就是傳說中的無道山。

她更加知道,無道時代的秘密就隱藏在這座無道山中,只要打開無道山,無道時代也就再也沒有秘密可言,故此無道山也叫虛妄山。

她很想打開這座無道山。

不止她想,亘古無名也想。

三千大道,乃至天地都想打開這座無道山。

但是誰也不敢,誰也沒有這個膽子。

他們都知道,無道山是一座被詛咒的山,是被因果被命運詛咒的一座山,只要打開無道山,大道將會潰散,天地將會潰散,無道時代也會降臨……因為無道山不僅叫無道山,也不僅叫虛妄山,同時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原罪山,甚至傳聞之中,無道山便是原罪本源。

莫說他們沒有這個膽子打開無道山,縱然有這個膽子,誰也沒有這個本事,誰也沒有這個資格。

縱觀天地,唯一有本事有資格打開無道山的只有原罪化身。

站在無道山下的不僅有亘古無名、蒼顏,除了他們之外,還有魔道的奈落,妖道的胡媚娘,靈道的如影,巫道的伽羅等一些大道之人,還有聖地的軒轅綰,以及大掌儲、紫霄王、三皇子,包括佛道的大行癲僧與白眉聖僧,就連萬懷玉、秦昊二人也都來了。

他們或許沒有亘古無名知道的那麼多,不過都知道無道山的存在意味著什麼,也都知道古清風的存在對無道山意味著什麼。

他們都在等著。

靜靜的等著。

誰也不敢言語。

無道空間的世界里仿若沒有時間流逝一樣,不知過去多久,突然間,一道聲音傳來。

「喲呵,諸位來的都挺早啊。」

這是一道很輕佻的聲音,輕佻的又像似很隨意一樣,隨意的就像朋友見面打了一個招呼。

眾人張望過去。

只見一個人正慢悠悠的向這邊走來。

是一位男子,一位形單影隻的白衣男子。

勝雪的白衣在孤獨的身影上微微飛揚著,如墨的長發在冷峻的臉龐上微微亂舞著。

他就是這麼緩步走來,提著一壇酒,邊走邊喝,說不盡的放蕩不羈,說不盡的隨意洒脫。

是他。

古清風。

曾經笑傲天下的赤霄君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