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好。我就笨一點,你說吧。」蕭寒哈哈一笑,這個時候潔卡西看上去柔和多了,也可愛多了,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呢,他在心裡琢磨著。

「我得到消息有人要針對你。」潔卡西湊到蕭寒耳邊小聲大,那親昵的模樣,宛若一對熱戀中的小情人。

「誰?」蕭寒面容一肅問道。

「這個目前我還不知道,不過你要小心,對手很強。」潔卡西道。

「你不知道是誰,怎麼會知道對手很強呢?」蕭寒嘴角浮起一絲詫異的笑容。

「我只是一個傳聲筒,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潔卡西道。

「是你背後的那位龍族長輩讓你來對我說這些的嗎?」蕭寒肅容問道。

「嗯。」潔卡西爽快的承認了下來。

「我想知道他為什麼要幫我,潔卡西,別說你不知道我跟你們龍族的關係?」蕭寒斜睨了她一眼問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他覺得你有潛力吧。」潔卡西道。

「你跟我走了這麼近,就不怕遭人嫉恨嗎?」蕭寒問道。

「我潔卡西向來不怕任何人,嫉恨我的人太多了。」潔卡西道。

「謝謝你的消息,潔卡西族長。」蕭寒道,龍族內部似乎也不是鐵板一塊呀,龍相秦天的做法雖然對錯還不知道,可他也是為了龍族,至少他現在還沒有做出出賣龍族的事情,出賣的只是他這個外人而已!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龍相這麼做無可厚非,只是他這樣對自己,實在是令人寒心罷了。

這不禁讓蕭寒想起一句話來:朋友就是用來出賣的!

心寒歸心寒,但是卻讓蕭寒認識到一點,那就是所謂的有恩必報是建立在龍族自己的利益上的,如果報恩觸犯了本族的利益,這有恩必報恐怕就變成恩將仇報了!

龍相認為自己對的,就不顧一切的走下去,自己認為何嘗不是這樣?

兩個人都是一條道走到黑的人,其實他跟龍相性格上有些相似,都不服輸。決定的事情絕不更改,骨子裡的高傲和執拗,註定兩個人都不可能成為朋友。

「後天的比武有沒有信心?」潔卡西喝了兩口酒,臉頰上升起兩朵紅暈,眼神迷離,著實誘人。

「你希望我贏嗎?」蕭寒忍住親一口的衝動,問道。

「你這人,總喜歡推卸問題,就沒主動的回答過一個問題。」潔卡西嘟嘴道。

「你現在這個樣子,就像一個怨婦。」蕭寒調侃道。

「說實在的,跟你說話,十分輕鬆,我很喜歡這種感覺。」潔卡西道。

「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你可是冰龍族的族長,而我是個人類,這個樣子不大好吧。」蕭寒「哇」的一聲怪叫道。

「你真是混蛋,難怪婷姐說你這個人表面上一本正經,實際上肚子里一肚子壞水。」潔卡西道。

「婷婷她真的真么說的?」蕭寒臉色猛地一沉,冷冷的問道。

「你,你幹什麼……」潔卡西沒想到蕭寒說變就變,剛才還有說有笑的,一下子變得冰冷嚴肅起來。

「哈哈,逗你玩呢!」蕭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還真以為自己生氣了,就是蔚姿婷當著他面兒說,他也不會生氣,夫妻之間早就熟稔了,哪會計較這個,而且這夫妻之間有些話是要反過來聽的,這些潔卡西當然是不明白的,剛才他裝作生氣的樣子,把她一下子給唬住了。

「你這人,壞透了,怪不得婷姐那麼說你……」潔卡西俏臉不爭氣的紅了起來,剛才她還真以為蕭寒生氣了,心中有些後悔把那句話說了出來。

「嘿嘿,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你婷姐可不喜歡我的壞嗎?」蕭寒不無得意的笑道。

當一個女人情緒被一個男人左右的時候,這個女人就算沒有愛上這個男人,起碼在這個女人的心中,這個男人佔據了一個十分重要的位置。

潔卡西不知不覺間自己的情緒的波動居然被蕭寒左右了,當然當事的兩個人並沒有察覺到這下,不過潔卡西那一句「你壞透了」倒是讓蕭寒感到半片身子都酥麻了!

哎,女人呀,何必說話的時候搞出那樣一副嬌羞的眼神呢,還靠的這麼近?

「說真的,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上我了?」蕭寒突然換了一副嚴肅認真的表情,問道。

「你,我……」潔卡西被蕭寒雙目注視之下,不但臉頰通紅了起來,心臟也抑制不住加速跳動起來。

「哈哈……」蕭寒大笑起來,覺得這個潔卡西實在是太有趣了,居然三番兩次的被他給唬住了。

「你,你混蛋!」潔卡西到底是女人,臉皮再薄,在這種事情上還是放不開的,被蕭寒三番兩次的戲弄,這叫她一張臉往哪兒擱置,尤其是剛才,她居然有了一絲心動的感覺,都被這一聲大笑給破壞的乾乾淨淨!

蕭寒看潔卡西那羞憤的表情,立刻意識到不好,自己這個玩笑開過頭了,對方可還待字閨中呢,恐怕連戀愛都沒有談過,這臉皮薄著呢!

這地方潔卡西多待一秒都不願,站起來就要離開,卻沒想到「刺啦」一聲,她起的太快了,裙子被一根樹枝劃了下一大塊,好好的裙子從腰際撕開一個大口子。

潔卡西本來就穿的少,除了外面的裙子之外,裡面就是那薄薄的巴掌大的內衣了,現在裙子從腰際往下撕掉了一大塊,裡面的*光自然直乍泄了!

蕭寒愣住了,潔卡西傻眼了,這突發的事故恐怕是誰也沒有料到的。

微風拂起,一雙宛如春筍般嫩白的修長**,渾圓挺翹的美臀,兩腿交界處那若隱若現的紫色,頓時讓蕭寒感覺到一陣口乾舌燥,目眩神迷。

「還不快點坐下來,你想被所有人都看到嗎?」蕭寒急促的說道。

「哦!」潔卡西慌忙之下,連忙彎腰蹲下來,卻不想一時心慌,整個人無巧不巧的朝蕭寒懷中跌了下去。

身體失去了平衡,潔卡西驚的連忙掩住了嘴,要是叫出聲來,那她一生的形象可都全毀了。

突然變故,蕭寒也只能急忙伸出雙臂,接住了跌倒下來的潔卡西,總不能就這樣讓潔卡西滾落在地,那可糗大了。

與潔卡西肌體接觸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也沒有太多的尷尬,倒是潔卡西感覺到這是自己人生中最灰暗的時刻,她居然被一個男人抱在了懷中,尤其是那姿勢彷彿是自己投懷送抱似的。

「你……」潔卡西不知道該說什麼,鼻端傳來一絲濃烈的男子氣息,熏的她一下子嬌臉如同火燒了一般。

小手亂抓,想要抓個支撐點,好支撐起身體,但是好死不活的,她又抓住了那根曾經讓她印象深刻無比的火熱之源。

慌忙鬆手,身子一下子全不癱軟在小孩懷裡,這時候一對青年龍族男女從一旁走過,嚇的她將一張臉緊緊的埋入蕭寒懷中,這時候要是被人認出來,那就不是一遭英名喪盡了。

「你看,他們都那樣,羞死人了!」龍族少女不好意思的將腦袋埋入新認識的男朋友肩窩處。

「你看人家,剛才要跟你拉個手都不肯,咱們還是別打擾人家了。」男的龍族說道。

「人家不是第一次嘛!」龍族少女撒嬌道。

「我不也是第一次,來吧,到那邊去,我們也……」

「哎呀,你壞死了……」

一對龍族男女漸行漸遠,倒是他們的對話讓蕭寒和潔卡西聽的是清清楚楚,要是她們正的是一對情侶的話,估計親熱還來不及,那會分心去聽別人的談話,可偏偏他們不是,一個緊張的把臉都轉過去了,一個也不敢露頭,生怕被人認出來,但是兩個人都全神貫注的聽那對男女談話,都怕暴露身份!

還好,沒能認出來,兩個人對了一眼,同時鬆了一口氣,好在這裡是篝火焰會的邊緣區域,不然人來人往的,可就麻煩大了。

「穿上吧,這是我的外套!」蕭寒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件外袍來,披在潔卡西身上道。

潔卡西從站起身來,套上蕭寒的外套,恰好的裹住了裡面凹凸有致的身體,也防止了*光的外泄。

「謝謝!」潔卡西輕聲道,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是感謝蕭寒沒有乘人之危,還是感謝他的這件外袍。

「呵呵,今晚的事情我會保密的。」蕭寒也站起來說道。

「如果有一天我不是冰龍族的族長,我去找你,你會接納我嗎?」潔卡西突然勇敢的一抬頭,一雙妙目凝視著蕭寒,問道。

「你說什麼?」蕭寒心臟猛的跳了一下。

「我知道,你嫌棄我是龍族。」潔卡西湛藍的明眸瞬間黯淡了下來。

有道是酒是色之媒,還有壯膽的功效。

沒有任何準備,四片嘴唇毫無先兆的粘到了一起,剎那間異樣激動的感覺使兩人身軀同時一顫,潔卡西感覺自己好像此時在夢中一樣,當蕭寒的舌尖分開她雙唇時,居然沒有絲毫抵抗的意念,兩人都有觸電的感覺,彷佛等待了很久似的,親吻的感覺如此美好,潔卡西霎時間感覺到百花齊放,自己就像一隻快樂的花蝴蝶一樣,在花叢中自由飛翔,輕盈無限,我們兩人舌尖纏綿,互相吸吮著,再也不願意分開。

「不要在這裡,我們回冰龍谷好嗎?」從雙唇倒耳垂,潔卡西感覺到自己身體內一絲絲氣力被那一次次的吮吸抽取的乾乾淨淨。

蕭寒停了下來,海風一吹,腦子一下子清醒了,雖然一時的衝動,他吻了潔卡西,甚至心中也有一絲接納她的衝動,可內心並沒有想要再這個時候得到她,潔卡西不同於別的女人,這個女人有著高貴的身份,還有那不可確定的情感,有時候情感不能代表一切。

「對不起。」蕭寒輕輕的說了一聲。

「為什麼,你的膽子不是很大嗎?」潔卡西剛剛嘗到了男女那種滋味,內心的渴望抑制不住的翻湧上來。

「不是我的膽子不大,而是我不敢,也不能。」蕭寒眼神複雜道。

「你今天要是不跟我回去,我就隨便找個男人!」潔卡西大聲說道。

「你敢!」蕭寒雙目之中爆發一絲嚴寒。

「我有什麼不敢的,你不要我,有什麼權力不讓我找別人?」潔卡西反詰道。 真的敢違抗溫瑞安的命令嗎?

給彭抒懷幾個膽子他都不敢這樣做,溫瑞安是誰?那可是掌握著絕對大權的溫家頂樑柱。他能夠出來任職,全都是靠著溫瑞安給操作。要是說自己這邊連溫瑞安都敢得罪,那簡直就是荒謬之舉。雖然說彭抒懷也不想要這樣做,但現在安靜下來后,仔細的回想回想,他也意識到事情是偏離了預定軌道。

午後四點。

劉漢他們從被藍俱帶到會議室后,就再沒有出去夠。他們雖然說知道彭抒懷是市委書記,但你架不住這事直到現在都不解決啊。在他們心中,彭抒懷就應該像是他們在戲曲中聽到的那樣,是個掌握大權的人物。像是蘇沐這種下屬,只要彭抒懷一句話就能夠抓起來。而且是怎麼收拾的痛快怎麼來。

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

「老劉,你什麼話都別說,我現在真的是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是啊,我們的手機為什麼也都給沒收了那?」

「我們不是來反映問題的嗎?」

「狗屁的反映問題?就這問題,你們自己心裡誰不清楚?狗日的劉漢,我們被你給忽悠了。」

……

剛才還是安靜的會議室,突然間就開始變的吵鬧起來。他們原本就都坐不住,現在被人直接這樣丟進這裡,什麼都不管不問,這有誰能夠忍受住?不爆發出來才怪。再說他們心底都是有鬼的,跟隨劉漢過來,靠的就是一股熱血,想著要是能夠通過彭抒懷將蘇沐給拿下來,他們都能夠重新官復原職最好。

只是現在看起來一切都是奢想。

整個事情已經是嚴重脫離軌道,他們就算是再不懂官場知識,都知道現在他們是被忽悠了。

劉漢不鬱悶嗎?

這和當初陳星給他說的完全不同啊,陳星說的是只要前來這裡見到彭抒懷后,他們很快就能回家。當他們回家後用不了幾天。他們就都能夠重新官復原職。但為什麼這都好幾個小時過去,他們還沒有辦法離開那?

咣當。

就在這時候會議室的大門突然被推開,從外面走進來幾個人,當劉漢他們看到為首的是誰后。全都臉色大變。作為前任村支書,他們怎麼能夠不認識西元鎮鎮黨委書記程維漢。只是程維漢怎麼會出現在市委?他這樣的人不是應該出現在縣委嗎?還有為什麼程維漢過來后,身邊竟然沒有市委之前安排他們的工作人員阻攔那?

「劉漢,你們跟我走吧。」程維漢平靜道。

「程書記,你怎麼會來這裡?」劉漢顫聲道。

「你說我為什麼會來這裡,當然是拜你們所賜啊。要不是你們的話,我真的是沒有辦法前來這裡?什麼話都不要說,給你們介紹下,這位是咱們殷玄縣信訪局局長王剛烈。你們不是想要舉報嗎?就要按照正規程序來,現在你們就跟我們回去。到縣裡后,王局長會給你們按部就班的來進行信訪登記。」程維漢臉上看不出任何想要憤怒的意思,但就是這種平靜,讓人瞧著是那樣恐懼。

「程書記,我們…」劉漢當場就感覺雙腿發酸。

程維漢是誰?那是西元鎮的鎮黨委書記。在西元鎮擁有絕對至高無上的權力,就沒有誰敢和程維漢在西元鎮叫板。誰都知道程維漢是個嫉惡如仇的人,他平常對劉漢他們能夠容忍,是因為劉漢他們做的倒是不過分。但現在這事你們劉漢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連蘇沐都敢舉報,你們真的是活得不耐煩。

這裡是市委大樓,我是不會有任何衝動行為的。

再說這次前來市委。我也是被千叮嚀萬囑咐,絕對是要按照規矩辦事。所以說劉漢你們就趁早燒高香,你們會知道我對你們是持以什麼樣的態度。要是按照平常我的習慣,我早就抽你們。

「程書記,這事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是劉漢鼓動我們的。」

「就是。程書記,全都是劉漢在背後操控我們的。」

「我們認錯,我們不應該舉報蘇書記,蘇書記是個好乾部。」

當其餘幾個前村支書看到程維漢出現在眼前時,就已經知道心中擔憂變成現實。他們真的是要被處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你以為程維漢會出現在這裡嗎?就算程維漢過來,市委也該有人領著或者是阻止這類吧?但你們看到了嗎?沒有,一個人都沒有,這說明什麼?說明彭抒懷已經將他們徹底放棄。

什麼狗屁市委書記。

之前還吹噓的那麼厲害,還標榜的那麼厲害,說是要收拾蘇沐。這你到底是收拾啊,怎麼狗屁都沒有放出來一個,便處於這種困境中,你真的是讓我們對你無話可說。像是你這樣的人,真的是該死掉。

但別管幾個人心底如何對彭抒懷憤怒,他們都知道必須跟隨程維漢離開這裡。怎麼說他們都是當過村支書的人,要是在這裡耍滾刀肉橋段,是會被輕視不說,關鍵是你不能這樣耍。

「全都跟我回縣裡去吧。」王剛烈神情就沒有程維漢那樣平靜,他的語氣都透露出一種冰冷味道。

就是你們幾個給我招惹的禍端。

你們有什麼事情難道說不能夠在殷玄縣內部解決嗎?我知道你們這事是鬧的有點大,但關鍵是你們為什麼這樣鬧?就你們給出的舉報理由有任何一條是成立的嗎?你們還指望彭抒懷前來幫助你們嗎?那純粹是做夢,我們是完完全全嚴格按照程序在做事。彭抒懷是默許的,他要是不默許的話,你們以為我們能夠出現在這裡嗎?

劉漢他們最後還是被帶走。

市委書記辦公室。

彭抒懷透過窗戶看著外面的情景,眼神越發陰冷,手背上青筋暴露。他知道這樣做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非但沒有能夠羞辱到蘇沐,反而是將自己的威嚴在上任第一天就丟掉不少。想到自己在市委招待所外面的慷慨激昂,彭抒懷就有種想要撞牆的衝動。這時候張錚他們不知道,是如何在辦公室中嘲笑自己的吧?

「該死的蘇沐。」彭抒懷猛然間將茶杯摔到地上,清脆破裂聲中,茶杯化成碎片。

藍俱在外面敲門,彭抒懷冷哼一聲,「進來吧。」

藍俱看到地面上的碎片后,趕緊拿起放在一側的笤帚掃乾淨,然後低聲道:「是殷玄縣的蘇沐,他已經在外面會客區等著,書記,您要不要現在見他那?」

什麼?

蘇沐竟然過來了?

彭抒懷心中猛然升起一股怒火,事情發展到這樣全都是因為你蘇沐,你蘇沐都沒有在商禪市,卻能夠讓整個市為你如此運轉。你到底是何方神聖,怎麼能夠這麼厲害?我倒是要見見你,看看你這樣的草根是如何一步步成長起來的。

「讓他進來。」彭抒懷漠然道。

「是。」

很快蘇沐就從外面走進來,站到辦公室中央,微笑道:「彭書記,我來了。」

「坐吧,我這邊有份文件要看。」彭抒懷頭也沒有抬,就那樣冷然道。

審閱文件?

老套路?

你彭抒懷不愧是從機關部門下來的,會的就沒有其餘套路,只是這樣的老套。蘇沐剛才在外面的時候就已經聽到彭抒懷這邊摔碎茶杯的聲音,至於他為什麼會這樣做,蘇沐已經通過慕白的彙報知道,程維漢竟然前來這裡將劉漢他們給帶走了。雖然說蘇沐不知道彭抒懷為什麼不阻攔,但相信彭抒懷肯定是因為這個而憤怒的。

憤怒好啊,你越是憤怒就越是說明你的城府就這點。在蘇沐看來就彭抒懷這種城府連彭澤群都比不上,最起碼彭澤群在位的時候,還知道和蘇沐玩玩城下之約這種手段。雖然說彭澤群是個反覆無常的人,但終歸是有點官場權謀術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