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肖繆笑著抓了抓頭,見大家羨慕自己,他連忙辦正事。

「家主讓我告訴大家,他需要三百年以上的藥草。」

大家一聽這話,連忙點頭,正要離開肖繆叫住他們。

「你們等等。」

「家主還有什麼吩咐嗎?」

「家主會給大家丹藥,而且家主還說,以後不會白拿大家的東西。」

幾人愣住。

「肖繆,你說的可是真的,家主要給我們丹藥?」

「真的。」肖繆見大家彷彿吃了興奮散似的,笑起來,「家主急需要藥草,你們想要丹藥的可以快去準備。」

他說完就走了。

回到家,妹妹跑出來,看到哥哥恢復正常后,她笑了起來。

「哥哥好了嗎?」

「嗯,哥哥好了。」肖繆蹲下揉了揉妹妹的頭,「吃飯了嗎?」

肖淼淼搖頭:「等哥哥一起吃。」

「淼淼自己吃,哥哥要去採藥。」

「是家主要的嗎?」肖淼淼抓住哥哥的袖子看著哥哥,因為瘦,眼睛顯得很大很大。

「嗯,家主說可以拿藥草換丹藥,到時候哥哥給淼淼換一些丹藥,到時候我們淼淼就不會老生病了。」

「那哥哥會有危險嗎?」肖淼淼害怕哥哥遇到危險。

「放心,哥哥心裡有淼淼,不會拿生命冒險。」但是為了淼淼,他可以付出生命。

他再次揉了揉妹妹的頭:「好了,去吃飯吧。」

「哥哥一起吃。」肖淼淼拉住哥哥的手,抓得很緊,兩眼水汪汪,只要他敢說不吃就哭的架勢。

「好,那哥哥吃了再去。」肖繆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午後,蠱族裡的人幾乎一半人進了山,留下的都是一些老弱婦孺。

澋煜下午沒修鍊也沒煉丹,便在族中走動,族裡的人看到他都笑呵呵的很是友善,其實他願意留下來還是看在這些族民純樸,可能是與外界隔離久了。

突然,他看到肖繆的妹妹,似乎在挖野菜,他好奇走過去。

站在肖淼淼身後,看她熟練的挖著野菜,看著那野菜,他眉頭一皺。

「這種野菜吃多不好。」

專心致志挖野菜的肖淼淼被突然響起來的聲音嚇得跌坐在地上,她回頭一看是新家主,連忙爬起來跪著。

「家主。」

「你哥哥沒有跟你說以後不用行跪拜之禮了嗎?」

冷婚暖愛,契約總裁太傲嬌 肖淼淼搖頭,並未起來,不是她不敢起來,而是腿軟起不來。

澋煜沒有點破,而是重複剛才提醒的話:「這種野菜以後少吃,吃多對身體不好,特別是你這種體質,最好是不要沾。」

「那吃了會怎麼樣?」

「頭暈胸悶想吐,最後很有可能……死。」

肖淼淼聽完后直接把籃子里的野菜倒掉。

他也就嚇唬嚇唬一下,沒想到這丫頭居然直接全倒了。

「這個給你。」澋煜從空間里拿出兩個蘋果出來給她。

這還是娘給他準備的果子,儲物戒里還有好多,他想了想,又拿了一串葡萄放在籃子里。

肖淼淼受寵若驚,整個人傻住。

澋煜怕自己把人嚇出病,抬腳走了。

他走後,肖淼淼連忙爬起來,提著籃子就回去了,她害怕被別人搶了去。

澋煜回頭看了一眼,一時好奇,轉身返回去。

肖繆家住在最北邊的一處小房子,雖然小,但是肖繆收拾得很好,看起來也不破,反而挺有一番味道。

肖淼淼把水果藏好后提著籃子出來,誰知道看到家主在她家門口,整個人再次愣住。

「家……主。」

「你帶我到處轉轉吧。」澋煜借口道。

肖淼淼點頭,腦子裡一片空白。

「走吧。」

「去哪裡?」肖淼淼問。

「帶我轉轉這蠱族。」來到這裡很多天,他都沒有正真的轉轉這個地方。

「哦。」肖淼淼把籃子放下。

「拿著吧。」

「哦。」肖淼淼再次把籃子提起來,她走到家主面前,「家主,你想去哪邊逛?」

「風景安靜又好的地方吧,還有以後叫我公子就行了。」

「是,公子。」

肖淼淼也覺得叫家主不太好,顯得他很老,不過要說蠱族哪裡安靜風景又好,那公子就找對了人。

「我知道一個風景好又安靜的地方,那裡平時沒人去,就我跟哥哥會去那裡。」肖淼淼說著就走在了前面。

澋煜沒有搭話,默默的跟在她身後。

沒一會兒,到了肖淼淼說的地方。

澋煜看著眼前的水塘,水塘正中央還有蓮花,這個季節還有盛開的蓮花,真的是很少見。

肖淼淼看那蓮花,很想要。

澋煜見肖繆的妹妹盯著那荷花,雖然想給她摘,但是怕惹上麻煩,便忍住沒動。

「要是哥哥在就好了。」肖淼淼說完嘆了一口氣。

忽然,她轉頭看著公子,猶豫了一下后開口:「公子,可以幫我摘一朵蓮花嗎?」

「你要蓮花做什麼?」澋煜問。

「哥哥說這個蓮花熬粥補人。」

澋煜擰眉,什麼話沒說,運用輕功飛過去。 荷花跟一般的荷花一樣,但是近看就能看到荷花中間與別的荷花不一樣,這水塘的荷花中間有幾片紅得發黑的花瓣,花芯也是一樣血紅血紅,這跟他當初在岐山裡發現那朵蓮花一樣,不過眼前的很明顯要比岐山裡的好上很多。

或許,是這裡有靈氣的原因吧!

他沒有摘花,花摘了可惜,因為蓮子要比花效果好十倍。

岸上的肖淼淼見公子掉進水中,小臉煞白,朝著水塘大喊:「公子……」

下到水中的澋煜聽到聲音露出水面,告訴岸邊的肖淼淼:「我下去看看,不用擔心。」

說完不等肖淼淼說話就又潛了下去。

肖淼淼哭了起來,她還以為公子落水出事了,差點以為自己害死了公子,若真是如此,那她就算是死也難辭其咎。

沒一會兒,澋煜上來,手中拿了兩節血色蓮藕,他丟進肖淼淼的籃子里。

肖淼淼看著血紅血紅的蓮藕,吃驚道:「怎麼會有血色蓮藕?」

澋煜並未回答,而是告訴肖淼淼血蓮藕的用處。

「這個燉湯養人,你可以多吃點。」

肖淼淼看著籃子的兩節蓮藕,小心翼翼的詢問:「公子,這都給我嗎?」

「嗯,走吧,去其它的地方看看。」他要看看蠱族其它的地方還沒有沒跟血蓮一樣的珍品。

「哦,那我可以先把這個拿回家嗎?」

兩節跟大人的手臂一樣長,她這樣提著太惹眼了,澋煜點了一下頭。

得到公子的允許,肖淼淼提著籃子就走了,她跑了幾步又停下來,回頭看著公子。

「公子等我一會兒,我很快回來。」

「嗯。」

肖淼淼走後,澋煜用內力烘乾了衣服,然後坐在岸邊的一棵柳樹下。

另一邊,肖淼淼提著籃子回去,有兩個夥伴見她籃子里的東西,好奇便攔住了她。

「淼淼,你這是什麼?」

說話的小夥伴伸手就要去拿,肖淼淼往後退了兩步,另一個見她還敢縮,走過去就把淼淼的籃子搶過來,拿出裡面紅色的蓮藕。

「這什麼呀,怎麼是紅色,不會是血吧?」

拿著蓮藕的小傢伙看了看自己的手,沒看到自己手上沾上血,便知道不是血,不過紅色的蓮藕他們沒見過。

「還給我。」肖淼淼先是把籃子搶回來,然後搶回血蓮藕,緊緊的護著。

兩人見淼淼這麼緊張,想著肯定是好東西,對視了一下后很有默契的把淼淼籃子里的蓮藕搶了就跑。

淼淼去追,可她哪裡跑得過那兩個比她大兩歲的男孩子。

追不到人的淼淼只能哭,想著公子還等著她,便擦乾眼淚返回去。

澋煜看著肖繆的妹妹,見她眼睛紅紅便知道是哭過,想著她家離這的距離,不應該這麼快才對,看來是被搶了。

不過人家沒有說,他也就不問了。

「走吧!」

「恩。」

肖淼淼點頭,在前面領路。

那邊搶了肖淼淼東西的兩人,兩節血藕他們一人一節拿回了家。

回到家,兩方家長看著血藕也不敢吃,就問他們的兒子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東西,得知是從肖淼淼那來的血藕,兩位母親嚇得趕緊讓孩子還回去,她們可是看著淼淼跟著家主,那麼這東西肯定是家主給的淼淼,要是讓家主知道她們家的孩子搶了淼淼的東西,那還得了。

黃昏時候,淼淼回到家,看到自家桌子上的血蓮藕,小跑過去,揉了揉眼睛,確定不是眼花后笑了起來,頓時不怪那兩個人了。

她把籃子里的野靈雞拿出來,這是公子送給她的,她覺得公子就是一個超級大好人,等她長大了,她會報答公子。

因為家中還有一個妹妹,肖繆沒有在山裡過夜,快天黑的時候就往回走了,等他到家門口還沒有進門就聞到香味,愣了下后快步進去。

「淼淼!」

廚房裡燒火燉湯的淼淼聽到哥哥的聲音跑出來。

「哥哥,你回來了。」

肖繆見妹妹似乎心情不錯,看了一眼廚房,好奇的詢問:「淼淼在做什麼。怎麼這麼香?」

「蓮藕頓雞。」

「蓮藕頓雞?」肖繆擰眉,放下背簍問妹妹,「蓮藕跟雞哪裡來的?」

「是公子給的。」

「公子是誰?」肖繆眉頭擰得更緊。

「就是家主,家主讓我叫他公子。」肖淼淼邊說邊盯著哥哥,害怕哥哥罵她。

肖繆知道妹妹在擔心什麼,笑著揉了揉妹妹的腦袋,然後幫妹妹把劉海整理了一下。

「好了,既然家主讓你叫公子,那就叫公子。」他也覺得叫一個六歲的孩子為家主怪彆扭,叫公子似乎挺不錯,既然家主讓妹妹叫公子,那他以後也叫公子。

見哥哥沒有生氣,肖淼淼放心了,笑著對哥哥說:「那哥哥你去洗手。」

肖繆拉住妹妹,寵溺的對妹妹道:「好了,我們家淼淼累了一天了,接下來哥哥來弄,淼淼去休息好不好?」

肖淼淼了解哥哥,便點了點頭。

「淼淼真乖,框里有果子,哥哥都已經洗過了,去拿著吃吧!」

「好。」

肖繆再次揉了揉妹妹的頭,然後向廚房走去。

打開鍋蓋,看著鍋里的紅色蓮藕,驚愣了一下,然後立即轉身出去。

「淼淼,鍋里的血藕哪裡來的?」他知道血藕,但是他不了解血藕,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血藕。

肖淼淼正在吃果子,見哥哥問血藕便咽下嘴裡的果肉。

「是公子在那個水塘下面挖的,公子說這個吃了很養人。」

血藕的確養人,但是妹妹說水塘,心想應該不是那個水塘吧?

為了確定,他問妹妹:「就是我們發現的那個水塘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