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 日 0 Comments

「阿巴阿巴!阿巴……」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呂布瞪眼坐在尚旭東的床上,低下腦袋,張開嘴,舌頭就像粉色的帘子一樣掉了出來……

呂布喉嚨里發出低低的呻吟!怒氣中帶著咆哮,咆哮中帶著絕望。

阿爾緹尼斯見此略微慌張,俯身看著呂布快掉到地上的舌頭:「好長!

「應該是舌下神經麻痹,導致您無法控制自己的舌內肌和舌外肌,所以舌頭就掉出來了。」

「啊——」呂布心說自己現在一定像一個弔死鬼。

阿爾緹尼斯轉而研究起大黑球,這種來自妖界的H5型致幻植物散發氣味毒素使人致幻,本身亦具有神經毒素。

「呂布先生,我已經呼叫總部支援,報告了情況,很快會有醫生過來的。」

呂布聽道,眼白一翻,倒在床上發出嗚嗚低吼,說不出話的感覺實在難受。

阿爾緹尼斯來到床側邊,坐下陪著呂布,等候協會派人支援。

天花板頂上有一盞吊燈,正對呂布的臉,他感覺不到舌頭的存在,但是能感受到臉上貼著一條肉,就是他的舌頭,他想,原來人的舌頭可以這麼長。

十幾分鐘后,協會派人過來,另外還有一輛救護車和一台起重機。

協會醫生帶人來到二樓這間房,立即對身為捉妖師的呂布優先治療。

「這是一種妖界植物,H5致幻型,屬於R級植物系妖族,圖鑑上的名字叫做阿卡羅黑色寄生球。

「阿卡羅寄生球的神經毒素一但進入人體就會潛伏起來,它是具有侵略性的,會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發作,好在他修行六合真氣體格強健。而且不怕死。」最後一句話是醫生對身邊的同事講的,他們看著床上吐舌頭模樣滑稽的少年都會心一笑。

醫生解釋道:「直接食用阿卡羅寄生球分泌的致幻液毒素無異於與死神開玩笑,不過他竟然只是舌下神經被麻痹,已經很厲害了。給他打一針鎮靜劑,加上剛才的H5毒素血清,以他的體格很快會自愈。」

「謝謝醫生!」阿爾緹尼斯向他鞠躬。

「不必多禮,真是可愛的姑娘。」

醫生們把地上焦黑的尚旭東用擔架抬走,呂布也被阿爾緹尼斯攙扶著下樓。

抬頭只見起重機吊著那顆重達數噸的阿卡羅寄生球連根拔起,震裂了二樓樓板,扯出窗外,順便撞裂窗檯,將大黑球拉了出去。

樓下老房東看著心直滴血。

一個小時后,阿爾緹尼斯和呂布回到總部,領取了9萬日元傭金。

C級以上的任務,協會是要抽取百分之十的,級別越高,抽取的賞金比例也會越高,最高甚至可以高達百分之四十五。

大額賞金抽取使得東京捉妖師協會由原先的以捉妖師為主的自由組織,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資本集團,在影山淳會長苦心經營下,東京捉妖師協會越發壯大,特別是東京山之戰後,妖族肆虐,越來越多有志之士加入協會為國效力,所以這種發展勢頭越發猛烈,隱隱有當年盛極時的氣勢。

影山淳會長上位這些年,大力支持科學家研究妖族,更新妖族圖鑑,研究針對妖族的科學技術。

比如呂布這次中的H5型致幻植物妖族毒素,其解毒血清就是在這段時間研究出來的,從前捉妖師中這個毒重者半癱,輕者也要修養半月才能恢復。

妖族的皮毛、劇毒妖族的解毒劑、妖族骨骼製作的工藝裝飾品,這些產業漸漸發展,影山淳會長不但是一位天才捉妖師,而且是大商業家,其名望漸高,東京捉妖師協會的地位也漸漸被人們升為與本州十三宗同一等的超級勢力。

隨著東京氣武者大會春之陣臨近,北海道、九州、四國、本州,所有氣武者包括本州十三宗在內都會參加這場盛會,30歲以下不超過中風從的氣武者都可以參加比武,這場氣武者的大比武也被稱為日本未來氣武世界格局之戰,這些30歲以下的年輕天才個個都將繼承其父輩的地位,頂住氣武者的天。

東京氣武者大會醞釀數個月,消息已經傳遍日本,但凡想要提升實力的氣武者恐怕都會到場,這些年輕天才的到來,必然有長輩保護,那時節,高手雲集,東京因此會成為日本氣武者的聖地。

為了爭奪氣源石,年輕人們將進行慘烈角逐,在此前,他們都在準備,只為那天到來,這是一個絕對重要的日子。

……

……

東京山深處。

某處沒有被大雪覆蓋的凈土。

這裡是阿波羅和阿爾緹尼斯初來這個時代居住的地方,這麼多年過去,阿波羅和阿爾緹尼斯只是偶爾回來,他們幾乎忘記這裡的一切,但替他們取名的那位——從未離開過。

此地有迷霧陣,所以在人類軍隊地毯式搜索中也未被發現。

黑柳先生侍立在濃霧中,一陣狂風拂過,霧氣消散,低矮斷崖之下出現一男一女,男的年紀在五十左右,大腹便便,腰懸一把冰藍色巨劍,滿面紅光,面帶笑容。

男人身邊的少女十七八歲,面色雪白,一對二次元大眼睛,眼神稍微有些冷淡,更多的是邪氣。這樣可愛的少女,這麼可愛的眼睛竟然充斥那麼多突兀的邪氣。

「吾清水柊梧也,天都之主,拜見萬妖之王!」

那男人拜在雪地中,少女也拜下。

「你要拜的不是我。」黑柳先生屹立高處巍然不動。

清水柊梧仰頭道:「請讓我拜見萬妖之王!」

濃霧漸起,黑柳先生消失在霧氣中。

「我有釋放妖神之計!」

清水柊梧高聲道,但得不到任何風雪中的回應。

「啞子,看來我們得做點什麼才能打動萬妖之王!」

「父親,您準備做什麼?」

「我聽說東京氣武者大會即將舉行。」

「您打算……」

「為父得想想,這真是個好大的難題。」。這夥人高矮胖瘦不齊,人數約有個七八個,手裏拿着簡陋的棍棒,像是拆掉了鐵器的農具。他們用麻布矇著面,以自認為的輕手輕腳靠近著這間海岸旁的小屋。

他們其中有一人背着一個半人高的麻袋,麻袋軟蓬蓬的,不知道裏面裝的是什麼東西。

看起來為首的那人走到樹林的邊緣,找了處灌木叢躲藏着。他

《綻靈記》第006章.迷香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無形的符文大劍劈開脆弱的頭骨,伴隨猛然爆發的壓縮氣流,肆虐的狂風瞬間將可憐的復甦骷髏吹成了漫天飛舞的碎片。

但是,看著手裡重新顯形的武器,艾文皺了皺眉,明顯不是很滿意。

「長劍目前勉強可以隱形,但是一旦劇烈碰撞風元素就會炸開變成額外的傷害效果,根本無法達到長期穩定加持隱形…」

這雖然提高了輸出,但不是他想要的效果。

不過嚴格來說,疾風步確實本身就是這個樣子的,算是一種固有特性。

但是如果不能解決風元素一碰就炸的問題,某人COS風王之錘的想法基本可以宣告流產了。

努力研究很久的「自創絕招」,只能完全淪為一種短暫迷惑敵人的小技巧。

艾文看著手裡的符文常見,緩緩吐出一口氣

「也行吧,有好歹就比沒沒有強。」

付出努力卻得不到應有收穫這種事,某人在沒穿越之前已經習慣了,迅速調整好心態,他將目光轉向另外幾隻搖搖晃晃走過來的骷髏。

再次調動風元素,將符文大劍隱去,艾文召喚出士兵鎧甲,直接衝進了怪物堆里。

手中無形長劍不斷消失、重現,伴隨肆虐的狂風,很快就將先後二十多隻骷髏拆成了碎片。

手動感覺經驗值+1,一番例行運動過後,熱身完畢的艾文轉頭回到住所,開始了每日的冥想。

比起只能算愛好的風王之錘,這才是近期最重要的大事。

經過前一段時間對赫爾德堅持不懈的騷擾,在骷髏法師翻來覆去的指導下,他終於快要把作為法師學徒標誌的【冥想術】入門了!

說實話,這個表現實在是有點拿不出手。

畢竟某人滿身能量更自帶魔法值,從絕對魔力量來說至少是資深法師學徒水平,怎麼也不應該連入個門都這麼費勁。

但是沒辦法,誰讓艾文的智力屬性低呢?

按照兩個骷髏法師共同「會診」的結果,兩位法爺一致認為,某人雖然貴為無上的造物主,身上也超乎魔法常理的獲得了多種不同的能量加持,但是精神力強度嘛…

也許能比普通農夫強點?

雖然感覺倆個骨頭架子指的農夫,應該是艾澤拉斯那種劣化的鋼鐵人,出生就註定比地球人強悍,但是艾文依舊很不爽。

所以…

赫爾德最近把管家職務交給了1號,替換骷髏戰士去探索廢墟了,估計現在正在雨里指揮地穴惡魔刨坑呢。

這叫全面培養輪崗實習,才不是蓄意報復呢!

隨著心靈漸漸放空,艾文熟練的進入冥想狀態。

一分鐘、兩分鐘…十分鐘…一小時…

足足靜坐了快兩個小時,他不斷活化的精神力終於抓住了冥冥中的感覺,第一次在不藉助技能力量的情況下,察覺到四周空氣中遊盪的淡淡薄霧!

這是廢墟中濃郁的死亡之力。

其實應該還有一些別的元素能量,不過比起死亡之力來說量非常的少,所以目前幾乎感應不到。

以往艾文能夠看見甚至操縱死亡之力、風元素等等能量,都是依靠系統技能帶來的特殊福利。

但是這一刻,雖然感應中的死亡之力模糊不清,宛如隔著厚厚的磨砂玻璃,但卻是他精神力獨立完成的能量感應。

這是有著里程碑式意義的一刻!

雖然還沒完成第一次完整的冥想過程,但是作為開掛者,後續那些對於准法師學徒們來說異常艱難的關口,對他來說等於沒有。

因為他早就身懷魔力,甚至異常熟悉如何去操縱各種能量!

所以,在精神力感受到外界能量后,某人完全無視了嘗試接觸、小心吸納、能量轉換這幾步後續難關,輕車熟路的「抓住」一縷死亡之力,然後一口「吞掉」。

具體效果,就是原本因為偽風王之錘消耗不小的魔法值,在恢復過程中猛然加快了一丟丟+1的回復速度。

嗯,真的是一丟丟,不注意都是完全感覺不到…

但是不管怎麼說,從這一刻起,順利完成一次冥想,並將外界能量引入體內化為己用的艾文,已經可以驕傲的為自己加上一個【法師學徒】的稱號了!

接下來,魔力值其實並不低的他需要做的,就是儘快學習一個學徒級的法術。

因為兩位骷髏法師掌握的知識比較有限,而且各有傾向,所以能給他備選的學徒法術並不多。

甚至沒有遊戲里最經典的火球術和寒冰箭,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三種魔法。

首先是【腐蝕之球】。

這是骷髏法師必備技能,對應遊戲里平A的【腐蝕光球】的學徒級前置版本。

具體效果,就是凝聚一團具有腐化侵蝕效果的黑暗能量,發射出去襲擊選中的目標。

但是威力嘛…

按照赫爾德的評價,反正絕對是沒有某人拿著普通長劍砍敵人一劍來的有效。

其次的備選法術,是【奧術飛彈】。

調動魔力,向目標連續射出多枚奧數能量彈,學徒級應該可以來上一次五連發,威力大概是…

被小孩用力揍了五拳?

——不作不死爾德

最後一種是傑利夫提供的,名為【火焰衝擊】。

就跟《魔獸世界》里法師角男們使用的同名技能一樣,這個技能的效果就是調動魔力,在敵人體表瞬間凝聚一層火焰元素並引爆,造成火焰傷害。

某種意義上,這算是一種另類的「詛咒」,所以也包括在傑利夫掌握的詛咒傾向的知識範圍里。

骷髏法師傑利夫評價這個技能在學徒級別時的威力,是「優雅而神秘,這才是法師之道,至於效果,偉大的您顯然並會在意這種小戲法。」

艾文對此僅僅「哦?」了一聲,沒什麼表示。

不過隨後,某人默默卡了傑利夫一次飛行坐騎申請,讓這貨生生從一座打算擴展業務的小島游回的南德列王國。

三種法術在腦海中一一閃過,新晉的艾*法師學徒*文反覆沉思,最後選擇了奧術飛彈。

沒辦法,他因為身上的技能,對黑暗、聖光、風元素、死亡等屬性都有著極高的親和度,但是對於其他屬性,比如火元素,親和度不能說沒有,但也沒強到哪去。

有【死亡纏繞】在,類型重複還威力薄弱的腐蝕光球完全沒有意義,而火焰衝擊,艾文摸著良心,還真不敢說自己一定能學會。

在這種情況下,他也只能選擇先學習「小孩錘人」了,剩下兩個等學會【奧術飛彈】再說。

而且學習技能只是基礎中的基礎,後續還有很多功課在等著艾文。

法師本質上來說是一種非常考驗知識基礎的職業,只會拾人牙慧,學習那些固定的法術模型,當個輸出炮台,估計一輩子都難以晉級成正式法師。

按照骷髏法師們的一致說法,一名正式法師需要學習、掌握和研究的知識,寫成書足以填滿一座小型圖書館,光學習上的難度,就完全不比考一個重點大學的博士來的簡單…

所以,某人制定的每日任務列表,在劃掉【學習冥想】這條的同時,又得多加上超耗時的【法術模型學習】和【魔法知識學習】。

只要不放棄學習魔法這條路,這兩項估計這輩子都取消不掉了。

「話說回來,傑利夫好像在進來前彙報,它終於成功抓到了那種東西,打算做一做分析試驗,要不要等會去看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