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第二天一早他就出門買了一些食材,做了熱氣騰騰的早餐后,將早餐擺放在了桌面上,也順帶的切了一些碎肉留給小黑,隨後才去醫院上班。

自從他在交流會上大展身手之後,前來找他看病的病人就越來越多。當然也有一些媒體假裝病人前來採訪的,這些人都會被許曜毫不留情的轟出去。

一直從早上忙到了中午,就算是到了休息的時間,因為病人還在不斷的增加,所以許曜也就無償的加班,打算將這些病人處理好后才離開,誰知這一看就一直看到了晚上,直到停診時間到了,急診科的出來上班時,許曜才得以鬆了一口氣。

「這裡還有幾個病人,你們先去看一下,如果遇到處理不來的事情,你們記得打電話叫我。」跟急診科的醫生們交代一聲后,許曜才鬆了一口氣。

「厲害了,一天的時間裡,你就接待了差不多上百個病人。直接跳過了午餐和晚餐,你這醫生還當上癮了呀?」玉真子在一旁看著許曜桌面上的一堆排號,禁不住一陣唏噓。

「他們來找我看病,肯定就是身體不舒服。對於我來說,只是餓一頓而已,對於他們來說卻是多一段時間的痛苦。餓是餓了點,不過對我來說完全不是問題。」許曜捂著自己近乎餓扁的肚子走出了醫院。

當他買了一些食材回到家裡的時候,卻看到張芸和自家的小黑都無力的倒在了沙發上。張芸一看到許曜回來,便從沙發上爬了起來,媚眼如絲的看著許曜:「學長回來了?」

「是啊,回來了。」

「餓了。」張芸十分直接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抱歉,我今天加班,現在馬上去做菜。」許曜剛剛還好奇怎麼她們沒有一點精神,原來都是在沙發上等著自己回來做吃的。

原本許曜還以為她們在家裡已經解決了溫飽問題,見狀只能無奈的鑽進了廚房,不一會他就端出了一道道香噴噴的菜擺在了餐桌上。

「好了,盡情享用。」

隨後張芸立刻如同打了雞血一般從沙發上跳了起來,而小黑也湊了過去,輕輕咬著許曜的褲頭示意自己也餓了。

好不容易坐了下來,許曜剛拿出筷子準備要吃飯的時候,突然一陣電話打了過來,許曜低頭一看,居然是急診科的醫生打來的:「不好了許醫生,我們這裡突然來了一位受傷很嚴重的病人!看起來需要做手術,但是我們的主刀醫生現在都在忙,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好的,我馬上就去。」許曜掛了電話后,用筷子夾起了一大塊肉,含糊的朝著自己的嘴裡塞去,也顧不上燙不燙嘴,他甚至沒有嘗到肉的味道,就已經吞了下去,然後穿好衣服和鞋朝外邊趕去。

「醫院突然有點事情,我要出去一趟,不知道多晚回來,你們要是吃完了東西,碟子放在台上就好了,我一會回來再自己收拾。」

許曜僅是交待了一聲便離開了,之餘下看著他背影的張芸。

玉真子有些看不下去的提醒道:「小子,你這也太拚命了吧?」

「時間不等人,只要我多快一步,就多一分戰勝死神的力量!只要是需要我的病人,我都不會坐視不管。這也是我們許家的家訓之一!」 應該是王濟道老先生得知了一些通天教在針對我的祕密,還在猶豫要不要告訴我的時候,通天教就派出了鍾長樹,殺死了王濟道老先生。

我眉頭緊皺起來,通天教平白無故的,對付我做什麼?我好像和通天教沒什麼仇恨吧?

並且看王濟道老先生的日記,顯然通天教是因爲我開始學道術後,開始有的其他的活動。

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艾唐唐在一旁看完後,也不開口說話了。

劉富貴說:“王濟道應該就是被這個什麼通天教害死的。”

“明白了,你弟揍了王濟道老先生一頓,我打他一頓,算是幫王濟道老先生還的,有你這麼一個哥哥,好好的乾點正經生意多好。”我說:“我倆可以離開吧?”

劉富貴點頭:“隨時可以。”

我拉着艾唐唐,走出這間屋子後,要回了三清化陽槍,便走出了公安局。

“通天教怎麼會針對你呢?”艾唐唐出了公安局,就忍不住問我。

“我也不知道。”我搖搖頭。

艾唐唐問:“我父王肯定知道,不然我幫你問問父王?”

“算了,你回一趟魔界太麻煩了。”我搖搖頭,說:“先回家吧。”

這時,我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拿起手機一看,是孫小鵬這小子打過來的。

我接起電話,孫小鵬就在電話那頭說:“喂,阿秀,我們已經到重慶了,準備去收拾酒吞童子,你感興趣不?”

“一點也不感興趣,反倒是我想讓你幫個忙。”我說。

“什麼忙?”孫小鵬問。

“幫我調查一下,看看通天教到底在搞什麼東西。”我把王濟道老先生的事情給孫小鵬說了出來。

孫小鵬聽完後,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陣,才說:“這件事情我會好好幫你調查一下,你在哪呢,趕緊滾出來,我告訴你通天教我知道的所有事情。”

“哥們,現在老子道法全沒了,你還指望我過來幫你打酒吞童子?”我笑罵道。

孫小鵬在電話那頭說:“呸,老子嶗山高手如雲,還需要你來幫忙,我是真的突然想起點事,你在哪呢?”

“我在墊江呢,回來看看我爸。”我乾笑了一下。

“我去,之前給你打電話還在重慶,我一到重慶就跑墊江去了,特麼的,你小子,趕緊回來,我就在你們這中藥鋪等你。”

說完,孫小鵬掛斷了電話。

我是的確不想攙這個渾水,不過想起孫小鵬所說,告訴我通天教的事,考慮到這一點,我和艾唐唐回了一趟家。

不回去不行,青鸞火鳳還在家裏呢,回家後,我帶上了青鸞火鳳,然後和我父親告別。

我倆上了客車,趕回了重慶,等到達重慶的時候,已經快要晚上了,天漸漸暗淡了下來。

我和艾唐唐終於回到了中藥鋪。

此時孫小鵬正坐在中藥鋪中,翹着二郎腿,叼着煙,笑嘻嘻的看着我和艾唐唐。

“你還等着呢?沒去抓酒吞童子?”我笑着問。

孫小鵬搖了搖頭:“湊那熱鬧幹什麼,我們嶗山那麼多人,也不差我一個,對吧?”

我坐到了沙發上,艾唐唐抓着青鸞火鳳塞進籠子裏面。

孫小鵬撇了一眼,驚訝的問:“這倆鳥是什麼玩意,好像從來沒看到過。”

“青鸞火鳳,聽說過嗎?”我笑着問。

孫小鵬一聽,臉上露出驚訝,說:“你忽悠我呢?就這倆破鳥,是傳說中的青鸞火鳳?”

“行了,我大老遠的跑回來,可不是回來和你聊家常的。”我道:“通天教怎麼個情況,說吧。”

孫小鵬摸了摸鼻子,說:“王濟道真的寫了,是你開始學道術後,通天教纔有了其他的動作?”

“我沒事騙你做什麼?”我點點頭。

孫小鵬聳了聳肩,道:“通天教自古以來就存在,具體什麼時候出現,已經不可考究了,即便是我們嶗山,對通天教的瞭解,也是少之又少。”

“通天教不像缺月這樣,一直在爭權奪利。”孫小鵬摸了摸下巴:“王濟道倒是沒說錯,在你學道術之前,通天教一直沒有任何動靜。”

“我們嶗山只知道有通天教的存在,至於存在了多久,在幹些什麼事,卻全部不得而知。”孫小鵬道:“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通天教一直以來,都很低調,甚至沒派這些弟子出來過。”

“算起來也確實是你學道術那一天,通天教便開始有了行動,他們的弟子,開始頻繁的出現。”孫小鵬說:“據我們嶗山艱辛的調查,他們的教主,叫神無雙。”

“神無雙?”我眉頭皺了一下:“這麼囂張的名字?”

“嘿嘿,那可不,不過我也就知道他叫神無雙,而其中三弟子鍾長樹,四弟子張保歡,五弟子,趙雅紫,你應該都見過。”孫小鵬說:“他的這些弟子,一個個本領其實也算不上多高明。”

我道:“可是我聽說通天教實力很強,不是說,羅方只有成爲萬魔之王,纔有實力從通天教手裏搶走趙雅紫嗎?”

“通天教實力其實也就一般,真就算起來,比缺月好一些。”孫小鵬頓了頓說:“可是他們教主,神無雙卻是一個猛人,與其說羅方成了萬魔之王才能從通天教手裏帶走趙雅紫,不如說是從神無雙手裏帶走更合適。”

“神無雙有這麼厲害嗎?”我忍不住問。

孫小鵬嘿嘿一笑,說:“你猜猜這神無雙多牛。”

“怎麼個牛法?”我問。

“我們嶗山在明朝的時候,就跟通天教打過交道,他們當時的教主就叫神無雙。”孫小鵬嘿嘿笑道:“也就是說,這個神無雙,最起碼,是從明朝時候活到現在的老妖怪。”

我一聽,驚訝的問:“當時之前我聽誰說過,通天教的教主是個老妖怪,不過也只是說只有一兩百歲啊,怎麼會這麼久?”

“外面傳的神無雙都是一兩百歲,只有我們嶗山清楚,這神無雙活了不知道多少年,而且實力很恐怖。”孫小鵬說。 原本在電話里已經聽到了病人的情況特殊,身上有多處致命傷,但是當許曜趕到現場的時候,還是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到了。急診室里留下了一大灘血跡,保潔的阿姨拿著拖把將這些血掃出去。許曜立刻動身來到了急診室,就看到了急診室的醫生正給病人輸血。

「這個病人急需手術,晚了可就沒救了。」

「怎麼不先給病人止血??他這個流血速度實在是太恐怖了,再這樣下去的話他的血會先流乾的。」許曜一邊說著一邊扯開了病人的衣物,只見他的胸口處,出現了三個彈孔。

「這個是……槍傷?」

急診室的醫生臉上露出了無奈之色:「是的,槍傷,似乎是跟附近黑幫戰鬥時留下的,聽人說他們是把子打的,有人就掏出了槍,著這個男人的胸口上開了三槍,然後其他人就跑光了,只剩下這個男人躺在地上。」

「不管了先救人吧,不要停止給他輸血,來兩個護士到手術室里幫忙!」許曜推著病床,將病人帶入手術室中。

兩個護士聽到后,也連忙跟著許曜一起進了手術室。

「輸液,輸血,測一測心率,將他的情況隨時彙報給我。」此時許曜已經完全不需要玉真子的幫助,他的右手一下子刺出了六根銀針,分別插在了病人的六大血脈上,病人流血的速度漸漸的緩了下來。

隨後許曜左手拿著手術刀,沒有經過任何測量,便穩穩地切開了病人的傷口,玉真子引導著他的左手做了幾次手術之後,他的左手已經完全的抓住了那種感覺,僅是看一眼病人的身體,就知道下一步該如何操作。

「好快的刀……」護士完全沒有反應過來,許曜已經在病人的身上開了一個小口,並且用著鑷子夾出了第一顆子彈。

「這個時候病人的血流得很快,要救援就只能爭分奪秒。」許曜的動作毫不含糊,已經在病人的另一個傷口上切開了一個十字。

他的左手用刀不斷的清理的傷口附近的碎肉,他的右手拿著針線在縫合上一個傷口的手術刀痕。行雲流水般的動作,讓旁邊的護士都看呆了,她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來這裡有什麼用,因為她們完全跟不上許曜的節奏,完全幫不上他的忙。

這時,手術室的門外傳來了一陣熙熙攘攘的聲音,一位赤裸著上身身上還紋著老虎的大汗,拿著一根鐵棍指著手術室的大門。對著一旁瑟瑟發抖的急診科醫生問道:「那個小子就是在這裡做的手術?」

「是……是的,你要幹什麼?他們正在做手術,你不能進去!」急診科的醫生想要阻攔這個大漢,卻被這個大漢拿著鐵棍一棒子敲到頭上,直接暈倒過去。

隨後大漢一腳踹向手術室的大門,對著裡邊大聲喊道:「把那個小子給我丟出來!別讓老子進去了,把你們都打趴下,才懂得認錯!」

正在做手術的許曜眉頭一皺,手中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停頓,不一會第二顆子彈就被他取了出來,並且開始縫合傷口。

「你們再不出來,爺爺我就要進去了!」大漢見自己人喊了幾聲,裡邊居然沒有反應,一怒之下拿著鐵棍開始敲砸著手術室的大門。

在手術室里的兩個護士都驚叫著抱在了一起,她們不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聽到這可怕的聲音,她們還是忍不住的害怕起來。

「許醫生,外面好像有人找你……」

「找的不是我,而是這個病人。」許曜僅是回答了一聲便開始繼續下一個彈頭的挖掘,第三個彈頭正好打中了大動脈,這也是病人一直出血不止的原因。

許曜一雙眼睛透視早就看透了他體內的狀況,手起刀落的開始了最後的拼搏。

「嗙嗙嗙!」手術室的大門不斷的傳來被敲打的聲音,兩個護士早已亂作一團不知該怎麼做,只有許曜最為淡定,他的手在持刀的時候,從來沒有一絲顫抖。

門外的大漢開始囂張大聲喊道:「好好好,你們不放人出來是吧?我數到三聲,你們再不出來,我就強闖進去了!要是讓我進的去,我把你們所有人都殺掉!」

「一!」大漢大喊了一聲,手術室里卻沒有一個人回答,大漢感覺自己的面子掛不住,又用力的朝著手術室大門狠踹了一腳。

「許醫生,他們可是黑社會啊,我們鬥不過黑社會呀,我們還是放人吧,把這個跟人丟出去給他們這件事情不怪你啊!」其中一個護士認慫了,要是門外的大漢真的衝進來,那麼她一個小女生可怎麼辦啊?

「不行!絕對不能讓他進來!這個病人正在生命垂危的階段,放心吧,要是他衝進來,我來保護你。」許曜面不改色的繼續進行著手中的工作,他的速度又快又穩,很快的就將第三枚子彈頭取了出來,同時開始進行大動脈的修補手術。

「二!」門外的大漢,如同催命鬼一樣不斷的大喊。他見手術室里的人仍舊沒有出來,便拿著手中的鐵棍朝著手術室的大門,再次用力的敲了好幾下,將鐵門給砸得凹陷了下去。

「好啊,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大漢看到手術室里仍舊沒有動靜,眼前的鐵門已經搖搖欲墜,他冷哼一聲再次輪起了鐵棍:「三!」

「許醫生!你不怕死,不代表我不怕死!」此時其中一個護士已經忍不住的跑到門口前,打開了手術室的大門求饒道:「我們已經開門了,請你放過我吧!」

「哼!臭娘們!早點照做不就好了?浪費老子的力氣!」大漢一伸腳無情的將護士給踢開,直衝沖的朝著許曜的方向走去。

也在這個時候許曜轉過了身,一臉嚴肅的看著這位大漢:「對不起這位先生,請你出去吧,手術已經完成了,病人還需要時間安靜修養。」

「修養?我修養你媽!」大漢看到許曜居然不怕死的敢攔在自己面前,手中的鐵棍狠狠的朝著許曜的腦袋敲下去! 我聽後,沉默了一會,然後回頭,朝着正在逗青鸞火鳳玩的艾唐唐問道:“唐唐,你聽說過神無雙這個人嗎?”

艾唐唐不假思索的說:“沒聽說過啊,不過我父王肯定知道。”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我看着孫小鵬說:“哥們,幫幫忙,調查一下這通天教到底想要做什麼,而且還是針對我的事情。”

孫小鵬笑了一下,問:“咋了,秀哥難不成你還害怕了?”

我聳了聳肩:“你小子把通天教說得這麼神祕,我讓通天教盯上了,能不害怕嗎?”

這小子倒是拍着我的肩膀,安慰說:“阿秀,放心,你看你兄弟我現在好歹都混成嶗山掌門了,那些傢伙真要害你,大不了跟着我躲嶗山去。”

我白了他一眼:“躲嶗山去?一輩子不下嶗山,得了吧,你這件事記得放在心上。”

孫小鵬突然問:“對了,你說,你屍體被人偷了,會不會也是通天教乾的?”

孫小鵬不提起,我都沒把這兩件事聯繫到一起,可此時仔細一想,還真有可能。

“現在說再多也沒用。”孫小鵬剛說完,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起手機,然後朝着我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開口問:“喂,抓到酒吞童子了嗎?”

電話那頭的人和孫小鵬說了幾句後,孫小鵬的臉色難看了起來,不再像剛纔那樣,笑嘻嘻的。

“怎麼?出來紕漏?”我開口問。

孫小鵬點了點頭:“酒吞童子跑了。”

我說:“那傢伙如此厲害,跑了很正常,把他趕回日本就行了唄。”

孫小鵬上下打量了我兩眼問:“聽說你讀書時候的女神被他給拐跑了?難道你就不想救人?”

我一聽這話,頓時就來氣了,什麼女神不女神的,這小子當時給艾唐唐說了塔塔娜的事,差點就讓艾唐唐生氣的回了魔界,此時又大嘴巴。

我趕忙表明革命立場:“別瞎說,我心目中的女神就只有唐唐一個人,天地良心!”

說完,我回頭一看,此時艾唐唐雙手抓着青鸞火鳳,看着我呢。

聽我說完這句話後,才笑嘻嘻的繼續逗青鸞火鳳玩。

孫小鵬倒是有些急了:“那好歹是同學啊,怎麼樣,有沒有興趣跟我走一趟日本,救她回來?”

我納悶的看着孫小鵬:“一點興趣都沒有,倒是你小子,吃錯藥了?人家是死是活,關你什麼事啊,在中國鬧騰就算了,還跑到日本去?”

“以前咋沒看出你這降妖除魔的決心呢?”我說道。

孫小鵬摸着額頭,搖搖腦袋,道:“這酒吞童子,身上有一樣東西,我必須拿到。”

我問:“什麼?”

孫小鵬說:“這事說起來,得從一千年前說起,我嶗山自從建立以來,一直都是降妖伏魔爲己任,在唐朝時候,日本妖怪爲禍,然後到找到我們唐朝的皇帝,想要請一位厲害的人跟他們回日本。”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