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1 日 0 Comments

。 看到對面直接沖了上來,張山也就沒什麼好糾結的了。

他本來還在考慮,要不要搶了對方的刷怪地圖,畢竟這樣的刷怪位置,在天門關中並不好找。

現在對方主動搞事情,那就怪不得他了,干就完事了。

對面三十多個人,一起沖了上來。

張山半分避讓的意思的都沒有。

開玩笑的,別說只有三十幾個人,就算是三百多人,現在的張山也不會懼怕。

對面以為在這樣狹長的地方,張山沒有騰挪空間,他們就能靠着人數的優勢。

把張山干趴下。

真是想太多了。

對於張山來說,只要頂過對方的流星箭就行,其它的暈眩技能,沒有任何機會命中他。

雙方快速接近。

這時張山終於看清了對方的來路。

原來是齊國的西山公會,怪不得說張山之前打倒了他們好多人。

老仇人了,天門關開放的第一天,西山一條龍就帶着,他們公會成員和其它齊國玩家,將張山和風雲一刀三人堵了好久。

沒得說,干他們,搶他們的刷怪地圖。

之前他們西山公會,可是打算搶張山的刷怪位置的。

現在張山搶對方一次,非常公平吧。

至於說西山公會上次,想搶而又沒搶著,還搭上了無雙公會,倒了一批人。

那是他們自己本事不濟,怪不得別人。

雙方快要接近攻擊距離后,只見對面射出七支流星箭。

將張山左右全部封死,完全沒地方躲閃。

由於這次距離拉到更近,對面的流星箭射得準確度非常高。

要是張山沒有其它解決辦法的話,鐵定要被暈住五秒的。

不過,張山卻一點都不慌,直接讓熊貓寶寶頂在前面扛箭。

他都沒打算開狂暴技能,來免疫控制的。

弓箭手的流星箭技能,雖然讓人很煩。

但是也有幾個致命的弱點,其中一個就是不能穿過敵對目標。

也就是說,誰擋在前面就命中誰。

張山躲在熊貓寶寶後面,那對方的流星箭,最多也就是射中熊貓寶寶了。

除非他們直接把熊貓寶寶打掛掉,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張山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

一輪七支流星箭射過,其中有兩支箭,命中熊貓寶寶。

將其暈住,而張山躲在後面,屁事都沒有。

對方總共就三十幾個人,弓箭手剛好只有十個人,開始的時候,已經射過三支流星箭了。

也就是說對面,目前沒法再射出流星箭。

沒有了流星箭的威脅,張山完全就不把對面,這三十來號人放在眼裏。

對他來說,這三十幾個人,還不如三十幾隻小怪難搞。

張山快速上前,開啟戰意技能,當雙方接近到他的射程后。

手炮開始不停的射齣子彈,不管對面是什麼職業,對張山來說。

都是脆得像紙一樣,脆皮一槍倒,力量系的兩槍倒。

出暴擊的話,也是一槍就夠了。

對面總共也就三十幾個人,張山也不用考慮先後順序了。

一路橫推過去,分分鐘就把這卡入口的三十幾個人,全部打倒。

西山公會的人躺在地上,一臉的懵逼,他們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就已經全部倒地了。

「尼馬。六管菩薩又變強了。」

「肯定變強了啊,你不看裝備榜嗎?他又搞到了一件神器的。」

「快呼叫老大,全部回來防守,既然六管菩薩出現了,那風雲公會的人,肯定也馬上就要過來了。」

「對的,不能讓風雲公會,搶走我們的刷怪地圖。」

正在刷怪的西山一條龍,在聽說張山打穿他們的防守后。

不由得頭都大了,他們西山公會好不容易找到一處,非常爽的刷怪地圖。

這還沒爽幾天呢,就被張山打了進來。

他已經安排了三十多人防守通道啊,為什麼沒有守住。

當初張山他們三個人,就能守住通道,怎麼輪到他們西山公會防守的時候。

三十幾個人,都擋不住張山一個人的衝擊,這也太誇張了吧。

當然了,不管是發生了什麼事。西山一條龍都不會放棄這處刷怪點。

這處刷怪點不只是安全,關鍵是還有些其它的好處。

西山公會在發現這裏后,一直要求公會成員保密,並嚴防死守,不讓任何一個外人進來。

然而,這次被張山沖了進來,很多事情就不太好搞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先得把入口守住才行,畢竟目前還是只進來張山一個人。

只要卡住入口,不讓風雲公會的其它成員,進入這處刷怪點。

那他們西山公會,還是可以佔據這裏的。

把對方的防守人員,全部打倒后,張山並沒有直接呼叫其它公會成員。

他還知道這處刷怪點的情況呢,等他進去看看再說。

張山撿起地上掉落的物品,騎上赤兔馬向裏面跑去。

他並不打算在通道入口,和西山公會硬剛,完全沒必要,而且他一個人也剛不住這麼多人。

雖然他現在很強,但也不可能擋得住整個西山公會的。

現在西山公會也是二級公會,成員有上萬人,堆都能把他堆死。

張山還沒有自大到,能夠以一敵萬的地步。

先看看這處刷怪點的情況,如果合適的話,就讓風雲天下帶人,把這裏搶過來。

張山躍過通道,進入地圖裏面,突然看到系統提示。

系統提示:你已進入獸王谷。

張山不由得驚愕,什麼情況?這裏是一個新地圖?不再是在天門關了嗎?

張山有點不解。

之前他們雖然也是在封閉的地圖呆過,但是還在天門關地圖範圍內。

也許這裏是屬於,天門關地圖的附屬地圖吧。

就像當陽城外一樣,還有各種地圖,但都是屬於當陽城範圍內的。

算了,先不管這樣,找幾怪打一下,看看怪物給的經驗就知道了。

要是這裏還屬於天門關範圍內的話,那經驗應該也要給得更多。

張山騎馬衝出通道后,看到遠處大量的西山公會玩家,正向這邊奔來。

他並沒有理會,騎着赤兔馬快速掠過,他可沒有一個人單挑整個西山公會的想法。

張山騎馬將西山公會的人遠遠甩開,在獸王谷地圖飛奔。

7017k 對於趙建國家的態度,趙青葵不甚在意,反正他們這態度也不是一天兩天,直接當不存在就好。

話說劉大明回到住處,趙建國和劉小芳並沒有急着走。

劉大明的手已經恢復得差不多,雖然不可能跟以前一樣靈活,但好在沒有傷筋動骨,維持日常生活基本沒有問題,只是手心手背那條觸目驚心的蜈蚣疤卻是再也去不掉了。

此刻劉大明坐在客廳不知不覺又盯着手發愣。

這些天他腦海一直不受控制地想起那凶神的模樣,每次想到那可怕的影子和尖玻璃,他的心就是一陣顫抖。

趙建國看着小舅子自受傷后就是這樣動不動就走神,不由得嘆氣。

「大明啊,你這身體狀況還是先回老家休養一段時間吧。」

「姐夫不是趕你走的意思,只是現在這樣換個環境養傷更好。」

趙建國說着從口袋裏掏出50塊。

「這錢你拿着,買些補品吃,也給老丈人買些好東西。」

50塊對於一個普通家庭來說是很多的了,劉大明愣愣地接過錢,無聲地看了一眼姐姐。

趙建國雖然給他吃穿,但是一談錢也是沒商量的那種。

他肯拿出50塊,估計是劉小芳這些天一直鬧騰才有的結果。

而此時劉小芳看着自家的操心弟弟滿臉愁容。

趙建國見狀站起來:「我回去上班了你們姐弟聊聊,這兩天大明不方便你就幫他打包東西吧。」

言下之意大有讓劉大明抓緊時間離開的意思。

看着趙建國從院子裏走出,劉小芳的眼淚不住地下掉。

當初把弟弟接到了這裏來,就是希望他能出人頭地,給自己拼一個好前程。

但是弟弟不爭氣,好高騖遠惹是生非,成天跟姐們玩在一起,也不知哪裏就得罪了白晝城的流氓,差點有殺身之禍。

儘管不捨得,但她還是同意了讓弟弟回家休養的建議。

畢竟趙建國說得對,在家裏當個泥腿子總好過在城裏沒了命。

劉小芳一邊擦眼淚,一邊從口袋裏掏出100塊。

「姐這又是做什麼?」劉大明看到又是一筆意外的錢,總算來了點精神。

「能做什麼?還不是為了給你買個安心,我現在可算是把所有私房錢都給你了,你可答應我回家以後好好做人。」

「等你在鄉下呆膩了給我打電話,如果城裏的流氓都消停了你再過來,短時間內就好好在鄉下獃著。」

劉大明聽到流氓兩個字,心裏又是一陣瑟縮。

他抿嘴道:「這兩天我就收拾東西走。」

那天晚上的遭遇,他並沒有跟趙建國劉小芳細說。

但是趙建國讓他回家休養也正中他的下懷。

畢竟他也答應了那凶神要離開白晝城,而現在距離被埋伏已經過去了小一個星期,他再不走只怕那凶神還會找來。

看了眼手上的紗布,劉大明把姐姐的私房錢攥得緊緊的。

走就走,雖說是逃難,但也是個契機。

他不會這麼甘於人下,他日再歸來,也要如那影子般,把所有人踩在腳底下。

……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