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我只是擔心你喝多了,身體不舒服。」陳青雲無奈道。

「是嗎?事先可說好了,既然要陪我玩就要專業一些,有些職業精神才行。這可是你自己答應我的,我可沒逼你。」

「好,來吧!今天我陪你殺個痛快!」陳青雲笑著坐下開了機器。

「算你識相。今天不陪我,明天上班我就折磨桃花。」

「…………」

丫的,這還是人民教師嗎?

葉蜻蜓晚上的性格還是蠻討人喜歡的,不做作,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儘管喝得有些多了,但是陳青雲感覺跟她相處還是蠻輕鬆的。一見到她,心情也很自然的放鬆下來。 第二更來了,還會有更新哦!!哈哈!!

………………………………………………………………

兩人打開電腦,葉蜻蜓很快打開了《封魔大陸》的客戶端。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差點讓這妞暴走了。

您的賬號或者密碼錯誤!

一次……兩次……三次……

「我可以說句髒話嗎?」葉蜻蜓的手狠狠按著鍵盤,轉過頭問陳青雲。

陳青雲苦笑了一下,說道:「這個貌似不用詢問我的意見吧!您老人家隨意。」說完,為了配合一下葉蜻蜓,用雙手捂住了耳朵。

妖孽本宮踹死你 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見葉蜻蜓有什麼動靜,反倒是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陳青雲的心咯噔一下,這種眼神很不友好啊!絕對是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你看著我做什麼?」陳青雲心中很沒底。這妮子不會是突然動情,打算在這包間里對自己施暴吧?

葉蜻蜓騰的一下站起身,將陳青雲逼著靠在牆壁上,雙手擋住陳青雲的兩邊,臉越貼越近,而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邪惡。

「你要做啥,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了。」陳青雲抱住了自己的雙肩,心道:現在的女人怎麼都如此彪悍了。自己這個流氓真是越來越不好當了。不去調戲人,反倒總被人女人調戲。猛然間想到視頻網站上那個名為《大哥,劫個色吧!》的視頻,心中一陣悲哀。這年頭,流氓也不好過活啊!

「我記得你好像跟我說過,你是一個很厲害的黑客吧?我想你一定有辦法幫我把賬號偷回來吧?」

「呃……我是吹牛的好嗎?你的賬號難道沒有密保?」陳青雲無語,就算是黑客,也不是想盜就能盜回來啊!再說了,在網吧也不適合演練那些玩意啊!

葉蜻蜓白了陳青雲一眼,將臉貼得更近,口氣都噴到了陳青雲的臉上了。

「我要是有密碼保護,還用你偷嗎?一句話,能不能把賬號盜回來?」

陳青雲要哭了,不帶這麼欺負人的啊!

「好吧,我試試。」

葉蜻蜓得到了滿意的答案,這才放開了陳青雲,坐到一邊監視著對方。

陳青雲顯示搜索了一個簡單的木馬,然後就進入到遊戲當中。比較幸運的是,葉蜻蜓的賬號居然在線。

因為兩人本來就是好友,陳青雲一上線就發過去一條密語。

「老公,我來了。」

說完這句,陳青雲感覺自己的汗毛孔都豎了起來。估計這句話是這兩年來說得最噁心的話了。希望對方是個色狼,不然剛剛的犧牲就白搭了。

葉蜻蜓坐在一邊,大致也猜出陳青雲的意圖。只不過,這也太假了,對方怎麼可能會上當?

「這招能行嗎?你喊得也太假了。你不知道這個遊戲是能結婚的,我們只是好友,還沒結婚呢?」

「現在也只有死馬當活馬醫,也只有試驗一下了。」

只是過了幾秒鐘,對方就發過來密語,語氣很平淡。

「有什麼事?」

葉蜻蜓看到對方的密語,很是鄙視陳青雲的做法。「看,我說不行吧!他根本就不會相信。」

「那可未必。你等著瞧好吧!」只要對方回復了,陳青雲就有信心了。最怕的就是你發過去密語,人家不鳥你。

「那個……那個……你不是想要我的照片嗎?怎麼這麼快就忘記了。上qq吧!我發給你照片。」陳青雲順便打了一個害羞的表情。

對方沉默了,過了幾秒鐘,依然沒有發過來信息。

陳青雲一樂,看來對方有些心動了。估計這回正心中猶豫不決,到底要不要看這張照片?而心底還在考慮,原本賬號的人到底知道不知道對方的qq號,要是胡亂接話,那麼一切都露餡了。

「把你的qq賬號告訴我。」陳青雲對葉蜻蜓說道。

「98xxxx。」葉蜻蜓說道。

陳青雲快速的將號碼用密語發了過去。「這是我的qq號,不好意思,我們都認識這麼多天了,才告訴你!」

「沒有關係。你上線吧!我這就加你!」

葉蜻蜓暈倒,這年頭的色狼還真是無處不在。你偷號就偷號唄,還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做什麼?

陳青雲上了葉蜻蜓的qq號,將那個偷號的加上后,對方立刻猴急的發來消息。

「老婆,快發照片給我吧!」

「別急,很多照片呢?為了給你個驚喜,我特意照了許多張制服的誘惑。有護士,有學生呢?」

「老婆,你真好!」

估計經過陳青雲的一頓誘惑,電腦那頭都快要發狂了吧!

陳青雲不緊不慢的將下載下來的木馬放到對話框裡面,對方立刻就點了接收。

「這個白痴,這就上當了?」葉蜻蜓不敢相信,對方是不是腦殘啊!這麼簡單的騙局都看不透?

陳青雲有些咒怨的推了一下對方的腦門,無語道:「他不白痴,我們怎麼盜回賬號?」

現在女人腦袋裡面都在想什麼,陳青雲是真的搞不懂了。

很快對方就接受完畢,陳青雲約莫對方也解壓完畢了。 全能影后在線修真 登入到木馬的控制埠,對方的qq賬號以及在機器上登入過的各種賬號全部顯示出來了。

「嘿嘿,搞定了。」陳青雲偷笑,看來對方也不是什麼高手。估計也是僥倖才弄到葉蜻蜓的賬號。

「你讓開,我來!」葉蜻蜓一看到那麼多賬號,壓抑了半天的怒火爆發出來。將陳青雲推開,自己坐到電腦前,開始快速的操作。

陳青雲站到葉蜻蜓的背後想看看這妞到底想做啥。可是等到他明白葉蜻蜓到底想做啥的時候,狠狠的摸了一把額頭的冷汗。打心裡發誓,惹到什麼人都好,就是不能惹到女人。後果太可怕了!

第一步,將對方的qq密碼更改。上線,所有群的人全部罵上一遍,然後將名字更改為人妖。做好這一切,將密碼再次改為原來的密碼。接下來這小子上線,就等著被眾人鞭屍吧!

第二步,將對方郵箱打開,所有的聯繫人一律發一份病毒文件。

第三步,遊戲賬號登入,到廣場上散錢,一毛錢不剩,一件裝備不留。

第四步…………

第五步…………

看著葉蜻蜓很爽的將對方所有的賬號禍害一遍后,這才眉頭舒展,站起身拍拍自己的肩膀,笑著說道:「幹得不錯。」陳青雲就一陣迷糊,這種妖孽級別的老師教出來的學生會是什麼樣子呢?

陳青雲一拍腦門,無語了。桃花現在不就是葉蜻蜓的學生嗎?這一對師生組合,還真是無敵啊! 「轟!」的一聲,那塊巨石在空中被秦浩天被崩碎了。【】

「秦浩天你小子總算是回來了。」蝶舞看見秦浩天的出現,不知道為什麼,總算是鬆了口氣。

秦浩天望著眼前的卡洛斯,把手中的樹枝交給了蝶舞,淡淡的道:「把這樹葉摘一片放入口中,你就沒事了。」

蝶舞將信將疑的望著秦浩天,看著他說的如此篤定的樣子。點了點頭,接過樹枝摘了一片放入口中。果然,葉子一放入口中,她的頭不再暈了。

秦浩天對著蝶舞說道:「導師你去幫助其他的學生,這人交給我了。」

蝶舞看著秦浩天如此篤定的樣子。有些擔心的對著秦浩天說道:「這人實力很強,你小心點。」

秦浩天看出了卡洛斯的實力估計不在自己之下。但是秦浩天剛剛晉級玄化期八段,正手癢。再說,比自己高一個等級的秦浩天尚且能幹掉。更不用說實力相當的了。

「導師放心吧,我會小心的。」秦浩天正色的對著蝶舞說道。

蝶舞雖然對秦浩天還有些擔心,但是看著秦浩天一副很有把握的樣子,也略微的放心了。再加上擔心班裡的學員。擔憂的看了秦浩天一眼,轉身而去。

「小子,你是什麼人,竟然敢壞我的好事?」卡洛斯目光陰冷的望著秦浩天。

秦浩天的身上散發出了凜然的戰意,對著卡洛斯道:「一個要死的人,我是不會對他廢話的。」

卡洛斯見秦浩天如此囂張的樣子。目光更為的陰冷了。望著秦浩天點了點頭,咬著牙道:「你既然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卡洛斯的手中出現了一把三角叉,三角叉上帶著凜冽的厲光。手中的三角叉狠狠的向秦浩天的身上刺了過去。

秦浩天施展「魅影迷蹤」身法,如鬼魅的消失在了卡洛斯的面前。

卡洛斯的心裡暗暗的驚駭於秦浩天的身法。

「疊浪擊!」

秦浩天忽然出現在了卡洛斯的身後。

卡洛斯的反應卻也極為的迅速。臉色一變,瞬間的變換了方位,手中的三角叉往後一劃,向秦浩天刺了過來。

一道犀利的厲芒在空中劃過。

「擋!」的一聲。秦浩天那凌厲的一擊瞬間的爆發了。

因為是倉促的接下了秦浩天這一擊,卡洛斯的神色一震,臉色一白。身體一震。「蹬!」「蹬!」「蹬!」的退了幾步。手中的三角叉被秦浩天的三重疊加的暗勁震斷。

卡洛斯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怒容,犀利的能量從他的手中凝聚了起來。悠然,他的腳在地上一踏步。

「碰!」的一聲,整個人如箭般的向秦浩天電射了過去。手在空中舞出了數道犀利的爪影犀利的向秦浩天的身上劃了下去。可是他的面前瞬間的失去了秦浩天的影子。雖然這一次他已注意觀察秦浩天的動作。可是秦浩天的動作如滄海之雲是那麼的無跡可尋。

就在他尋找著秦浩天的身影時,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從他的頭頂傳了過來。

就在卡洛斯想要躲避時已是不及。

「碰!」的一聲,秦浩天的一拳已如炮彈的一般轟到了他的身上。

「哇!」卡洛斯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頭……」附近幾名山賊見自己的頭領受傷想要衝上去保護他的時候。還沒等他們衝到近前。但覺眼前的影子一晃,一股大力從胸前襲來。他們整個人瞬間的倒飛了出去。

秦浩天看著倒在地上的卡洛斯。哼了一聲道:「讓你就這麼掛了,也是浪費!」

說著,秦浩天的手一招,一道光影出現在了空中。當然這個光影是寶塔。只是現在這個寶塔是隱形的。

卡洛斯此時已渾身無力了,悠然,發現自己的上空有著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他感到了一股極度的心悸感。

可是任他如何的抵抗,仍然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入了空中。

「啊……不……」

在旁人的眼裡,卡洛斯被吸入了一道白光當中。雖然不知道那白光是什麼。但是這反而讓他們感到了一種無形的恐懼感。

在山賊王卡洛斯消失后,戰鬥很快的就結束了。眾位山賊狼狽的潰逃了。

「那山賊呢?」蝶舞有些迷惑的望著秦浩天。

秦浩天道:「可能走了吧?」

「哦!」蝶舞倒也沒有多問。剛才她都在幫助自己班級的學員。卡洛斯和秦浩天的打鬥雖然是有關注。但最後卡洛斯是怎麼消失的。卻是沒有注意到。故有些的迷惑那些山賊怎麼突然跑了。

「我們的人沒什麼事吧?」秦浩天有些關心的問。

蝶舞望著秦浩天點了點頭道:「嗯,沒什麼大礙的,只有幾個受了點傷,也許他們是為了抓活的,討要贖金吧!」

秦浩天聽到這才放下了心,只要人沒事就好了。

「呆瓜,你昨天去哪裡了?我都急死了。」就在這時,東方冰兒出現了。衝到秦浩天的身邊,有些擔心的望著他。神色間有些的埋怨。

秦浩天看著東方冰兒那關切的目光,心裡也很是感動。拍了拍她的小手道:「我沒事,你放心吧!」

「嗯!」見秦浩天這麼說,東方冰兒才微微的放心了。

秦浩天看著東方冰兒身後的藍可欣和梅紫凝兩女。秦浩天看著梅紫凝,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了。

藍可欣似乎也感到了兩人之間的曖昧,笑道:「你們昨天去了哪裡,怎麼同時失蹤了。害的我們冰兒可擔心死了。」

「額……」秦浩天想到在寒洞中和梅紫凝那旖旎之情。神色不由的也有些的不自然。

梅紫凝也轉過了頭,臉色微微的一紅。秦浩天顯然也見到了梅紫凝看著自己的目光和先前的有些不一樣。使用「看穿一切」的能力。

「30200……」秦浩天赫然的發現梅紫凝的數值竟然下降到了30200

雖然這30000的數值,在秦浩天看來,並不算少了。但是相比自己之前看到的數值,那可是掉了好幾倍了。看來自己這些日子的表現還真的是打動了梅紫凝了。尤其是昨天……

雖然時間不多了。可是秦浩天覺得自己只要努力。在剩下的一個多月的時間追到梅紫凝,應該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

想到這,秦浩天不由的又向梅紫凝望了一眼。

似乎是感受到了秦浩天的目光。梅紫凝連忙的擺過了頭。

這一次預備役班的雖然虛驚了一場,好在是沒有什麼人員傷亡。倒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經過這一次的洗禮。預備役班學員的整體實力是上升了一個台階。

回到了學院,秦浩天沒有絲毫的懈怠,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秦浩天加倍努力的修鍊。希望自己能早日的修鍊到玄化九段這個突破玄士期的關卡。

當然,秦浩天在這段時間仍然保持著和梅紫凝的密切關係。他當然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可是關係卻不能淡下來。否則之前的努力就前功盡棄了。

夜晚,秦浩天盤膝的坐在床上整整的二個小時了。耀眼的白光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這是玄化高階的標誌。

漸漸的那白光在膨脹到了極限后,漸漸的暗淡了下來。

已是下半夜了,秦浩天想到了自己和風無痕的三月之約。心裡自然還是有些的壓力。畢竟秦浩天對對手的底細一無所知,不知道對方的實力到底如何。畢竟風無痕可是青年榜的高手,秦浩天想了想,眉頭一凝。喃喃的道:「哼,我倒想先會會……」

夜晚,蒼龍學院此時已是武比的寂靜。夜色濃郁的有寫森然。可是在這個時候,悠然,蒼龍學院的男生宿舍區出現了一名男生。

秦浩天也曾經搜集過風無痕的資料。知道對方所住的大致區域。

秦浩天的臉上戴著面具。落到了一個庭院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