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這……也好。」有些心虛的看著蟋蟀,孤星略微思考一下,馬上就答應了。他自己本身就有些放不開,蟋蟀這麼一說,也相當於給他解圍了。

重新轉頭看向無煙等三人,蟋蟀斟酌了一下道:「以你們對雲翼的了解,想必也能理解他的做法,雖然我不知道具體情況,但總不會違背與他,而他既然將你們三人留下,那麼一定有他的作用,所以現在你們是準備繼續跟著我,還是要自己離開?」

「願意誓死追隨大人。」聽見蟋蟀詢問自己等人,三人連忙表態。

夫人總想氣我 「很好,這是三顆枯青丹,對提升你們現有的境界有很大的幫助,現在我要送你們五人去一個比仙界快百倍時間的地方修鍊,等到需要時,我自會放你們出來。」見三都答應要跟隨自己,蟋蟀很乾脆的將混元鼎招了出來,指訣轉換間,五人已經被招進鼎內。

現在的蟋蟀覺得混元鼎越來越好用了,無論自己需要做什麼,它都能實現,只是不知道它的其他功能究竟都有些什麼作用。畢竟蟋蟀一直都沒有機會去使用並研究它。

滿意的看了看混元鼎,蟋蟀來到小赤身邊,看著一直靜靜站立的她,蟋蟀心中一暖,他知道,目前自己最可以信任的,只有小赤,輕輕的摟著她的纖纖細腰,蟋蟀便和她在這地方靜靜的等了起來,他知道,魔界之人竟然能找來,那麼他們一定不會放棄的,一定會再次派來更強大的魔界大軍。

想到這裡,蟋蟀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隨手布了個禁制,將自己和小赤同時罩住,開始靜坐修鍊起來。

現在蟋蟀的修為連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實力,雖然他明白,自己單條一名中期的仙帝應該是不成問題的,關鍵是,仙界如此之大,而仙界之中又隱藏著多少如同鈞帝那樣的高手,蟋蟀是一點都不清楚。

更讓他有些無法想象的是,以鈞帝這種級別的高手,竟然對妖魔兩界的進攻充耳不聞,似乎對他們並沒有多大惡意,更讓他無法理解的就是,這些隱居了的高手們,在仙界又有多少。

「小赤,以你估計,目前仙界除了七大仙帝之外,還有多少隱居的高手存在?另外,仙界有沒有什麼更強的高手坐鎮?」

想不明白的蟋蟀,自然將目標對準了小赤,也只有目前的小赤才能回答蟋蟀的問題,畢竟她在仙界的時間最長。

「據我所知,仙界目前的最強者幾乎都在隱居,至於七大仙帝之外的高手,並不多見,同樣他們的存在也不是我所能了解的,關鍵的是以目前仙界的狀況來看,並不是很糟糕,否則他們一定會出現的,也就是說,妖界和魔界並不是真的想攻打仙界,否則他們一定會派更厲害的高手來的,或許……他們的目的並不是仙界?而是其他讓他們更加感興趣的東西。」

聽到蟋蟀問自己,小赤連忙給蟋蟀分析起來,等她分析到最後,陡然發現自己分析竟然非常有道理,並且還因為發現了讓她更加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聽你的分析,應該很多,畢竟高手都喜歡拉架子,可是仙界能有什麼東西讓兩界為之瘋狂呢?」

蟋蟀很聰明,他在聽到小赤的分析之後,自己也覺得有道理,因為妖界就是最好的例子,從自己前去軒羽仙府開始,它們所表現的,就已經讓蟋蟀懷疑了,而現在仔細一想,他們攻打仙界的理由根本就不存在。

強佔地盤嗎?好像不太可能,稱霸仙界嗎?似乎魔界並沒有那個實力,至於妖界,他們雖然有實力,可是別忘記了,仙人們的仙器和神器一出,照樣能夠讓他們損失慘重。

仔細想了想,蟋蟀暫時分析不出什麼,他只能將希望定向一會可能出現的魔界中人了。

重新和小赤靜坐修鍊,蟋蟀開始暗中思考著妖魔兩界的目的。

很快,沒等蟋蟀想到這個問題時,他和小赤兩人同時睜開眼睛,表情各異的看著天空。蟋蟀是欣喜,他覺得這次自己這個決定非常對,能夠選擇等待這些魔界的魔頭們。

而小赤的面色則有些擔憂,她在為如此數量的魔頭而頭疼,不知道該如何對付。

兩道白光閃過,蟋蟀和小赤同時出現在星空中。

這次來的魔頭雖然讓小赤頭疼,但是蟋蟀並沒有太過擔心,他本身的招式,大部分都是群攻,根本不怕對方數量多,重要的是,蟋蟀想在這次抓一個大舌頭,好逼問他這次魔界究竟的目的。

不管怎麼說,蟋蟀對目前仙界的格局已經開始懷疑了,如果不能在第一時間內,得到有用的信息,他說不定會栽個大跟頭。 這是一個小型的魔頭軍團,數量上足有近千,由一個魔尊和兩名魔聖帶領而來,其中更是有十多名大神魔,魔頭近千,如此浩大的魔頭軍團,讓小赤不得不倒吸了口涼氣。

如此數量的魔頭,的確讓小赤無法應付,畢竟她能對付一名魔聖就非常不錯了,至於更高一級的魔尊,以目前小赤的功力是無法辦到的。

很快,當魔頭大軍趕到蟋蟀兩人面前時,驚天的魔氣瀰漫了整個星空,蟋蟀抽了抽鼻子,露出一抹殘忍的微笑,每次殺人前,蟋蟀總會抽抽鼻子,而這次,是他入仙界以來的第一次。

因為蟋蟀清楚,對付這些魔頭,必須要用強勢手段,必須要殘忍,否則就是對自己殘忍。蟋蟀自然不想對自己殘忍了,那麼就肯定要殘忍的對待別人了。

蟋蟀沒有等到對方多說廢話,就見他一招呼小赤,猛然在身上冒出他曾經收復的冥火,寒冷的藍黑色火焰瞬間將自己點燃,呼嘯著沖向那其中的一名魔尊和兩名魔聖。

而後面的小赤則和蟋蟀一樣,全身燃燒著接近透明紅的火焰向那些魔頭撲去,速度又快又狠,從其火焰燃燒的形態上看,小赤竟然成功的再次進化。按照火焰的燃燒來看,它只要能夠將那火焰進化成透明火流,那麼它便能成為朱雀一族之中,第二隻變成鳳凰的神獸。

很快,當小赤一頭撞進魔頭堆中時,星空之中頓時大亂起來,魔頭特別懼怕各種火焰,對於這類攻擊,他們幾乎沒有任何有效的手段來進行防禦。

就見這些魔頭全都各自釋放著自己的魔氣,希望以此來抵擋小赤的火焰。

而小赤在這時就好像是一頭爆怒的火鳥一般,什麼地方的魔頭多,她就像什麼地方沖。

因為魔尊和魔聖都有蟋蟀在牽制,所以現在的小赤便不懼任何魔頭,即使是大神魔,她也同樣不懼,依舊橫衝直撞。

另一邊,蟋蟀在找上一魔尊兩魔聖時,立即就覺得壓力大增,冥火在這時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對方的驚天魔氣只需要損失點魔頭就能暫時將蟋蟀的火焰壓制,同時來一次圍毆。

強如蟋蟀之流,在三者的進攻之下,也不得不退避開來,將自己的九變神劍招了出來。

神劍一出,立即就引起對方的警覺,紛紛亮出自己的魔器與蟋蟀對抗。

那名尊使用的魔器乃是件漆黑的長戟,而魔聖使用的分別是雙鉞和單刀魔器,魔器表面冒著森森魔氣,更有一股血腥味瀰漫整個星空。

隨著這些血腥味的出現,蟋蟀的腦中頓時一混,嚇的他立即給小赤穿音到:「小赤,注意其中的某些血煉魔,他們釋放的血雲有迷惑心神的作用。」

當蟋蟀將話說完,他劍訣一變,將那些散發著血腥味的物質驅散,重新看向那些魔頭。劍訣忽然變化九變神劍訣中的神滅劍訣立即釋放而去。

劍訣剛出,蟋蟀的另一隻手,立即就掐起了神訣。

「誅魔!!!」隨著蟋蟀的一聲厲喝,星空中頓時就充斥著大片大片的金光灑落,這些金光似乎有專門的滅魔作用,就見只要有魔頭碰到,立即就被蒸發掉了。

魔尊一見蟋蟀的手段厲害,手上的長戟頓時就被他猛然一盪,掃向身後,奇怪的是,當他的長戟打向身後時,他身後的那些魔頭頓時被吸進了長戟之中,而後,那魔尊的長戟再次激蕩,一片魔雲立即就迎向照下的金光。

而另外的兩名魔聖則各自慘叫一聲,噴出一道血雲出來,同樣擋在身前,阻止蟋蟀的金光照下。

見這三名魔頭的手段詭異,蟋蟀突然嘿嘿一笑,顯得有些不懷好意。

「哼,九變神劍訣之——誅天。」又是隨著蟋蟀的一聲厲喝喊出,天空中的金光突然變幻,形成三道金色洪流,分別沖向三個魔頭。

眼見著蟋蟀攻擊變換的厲害,三魔頭立即暗嘆,心知要糟,這種神光所發出的攻擊是最讓他們忌憚的,一般情況下,任何修魔的傢伙都不會喜歡遇見這東西的。

而現在的蟋蟀很顯然有克制他們的手段。

見此,三魔頭非常無奈,但他們還得要抵擋這一招,否則等待他們的將是滅亡。

再次加固血雲的厚度,三魔頭各自施展最強的防禦手段,隨後在利用手中的魔器,率先對蟋蟀打來的金色洪流進行了反擊。

三金三黑流股強大的能量瞬間就在這星空之中炸開,他們所產生的爆炸之能,首當其衝攻擊的就是三魔頭,他們離的最近,又是呈防禦姿態,爆炸產生時,他們根本就無法躲避。

看著這三個傢伙被爆炸包圍,蟋蟀抽空看了一眼小赤,當他見到小赤獨自一人對付那些魔頭,並且還不落絲毫下風時,蟋蟀稍稍的放寬了心。

可是接下來的一切,卻又讓蟋蟀無法接受,他很明顯的看見小赤竟然顯得有些后力不足,彷彿利用這火焰消耗了她太多的能量。

稍微一想,蟋蟀馬上就知道其中的情況,雙肩一晃,兩名分身立即就閃了出來,當他們一出現,立即就掐著指訣向小赤那一面衝去,必須要將小赤保護好,否則蟋蟀心中是不會安心的。

有了分身的幫助,小赤頓時就輕鬆下來,對付那些魔頭,也顯得遊刃有餘。

「吼~!」就在蟋蟀看著小赤之時,那三魔頭突然各自古怪的叫了一聲,隨後就見瘋狂的爆炸突然被平息下來,露出渾身血紅的一尊二聖。

https://tw.95zongcai.com/zc/55524/ 等到他們出現,蟋蟀心中頓時有些怒意,這樣都搞不死他們,這太讓自己失望了。

不過蟋蟀有蟋蟀的辦法,魔頭們如果太才的話,蟋蟀恐怕就問不出什麼所以然來,但如果他們是高手,那麼就說明他們一定是知道某些秘密的。

再次掐動著神訣,蟋蟀面色一沉喝道:「哼,不自量力的傢伙,雷神天降。」隨著蟋蟀的這一聲冷喝,天空中頓時就湧起一片片黑雲,黑雲的出現伴隨著強大的威壓,直壓的那三個魔頭有些無法動彈。

「桀桀,神魔解體~!」不知是哪一個魔頭,突然在蟋蟀的威壓之下大喝一聲,緊接著著蟋蟀便發現那其中的一個魔聖的身體突然開始漲大,全身的魔氣湧現,顯示出一股無比強大的魔氣,並且這魔氣還在節節攀升著。

「轟——」沒等那魔聖的魔氣過多攀升時,天空中的烏雲中猛然砸出一道金綠色閃電,轟向三魔頭。

這股閃電沒等來到三魔頭的身邊,頓時就爆炸開來,強大的力量之震的他們個個面如土色,抖如篩糠,很明顯的懼怕這道神雷。

可是這時這那名魔聖的彷彿真的聚集好了能量一般,突然慘叫一聲,星空中爆起一個黑色的蘑菇雲。

隨著這蘑菇雲的出現,天空中蟋蟀所釋放的神雷的威力也在這時產生,就見鋪天蓋地的閃電一直在向三魔頭轟著,就連那邊轟擊著小赤的魔頭也沒有倖免,只要被轟中,幾乎就是一個必死的局面。

無敵升級王 然而這時的蟋蟀卻是為這魔聖自爆而產生的蘑菇雲感到心驚,他一直不敢想象,對方自爆所產生的威力,並且那名魔聖竟然說自爆就自爆了,沒有留一絲餘地。除了慘嚎一聲,幾乎沒有其他的任何情緒在裡面,當真說死就死。

吞了吞口水,蟋蟀隱隱的覺得,要抓住這名魔尊,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爆炸波及的速度很快,就在蟋蟀這心中暗想其間,天空中的那道黑色蘑菇雲也這時直衝那些金綠色閃電。

可是這閃電的威力彷彿對這魔氣並不感冒,就見它一道道的神雷一直在轟炸著,從沒停過,而那名魔尊所帶領的近千魔頭,也在小赤的火焰下消失不少,但又被這神雷轟過,加上蟋蟀分身的幫助,星空之中,能夠看見的魔頭簡直就太少了。

他們就好像是一台滅魔機器,無休止的工作讓魔頭有去無回。

天空的爆炸依舊在持續著,除了蟋蟀並沒有受到傷害以外,那其中的魔尊和魔聖,都已經被轟的沒了魔樣。

可是,讓蟋蟀更吃驚的還在下面,就見之前那名魔聖自爆所產生的威力還並沒有消失時,另外一名魔聖,也引動了他的魔體。

見此,蟋蟀的心狠狠的一抽抽,立即就意識到這其中的不對了,如果都這樣下去,即使自己沒事,恐怕小赤也受不了。

很是,沒等蟋蟀想讓分身將小赤帶走時,這星空中原本就很黑的地方,出奇的又變黑了很多,另外一名魔頭的身上和一開始的那個一樣,也開始慢慢漲大,一點點的變圓,直至最後炸開。

這次爆炸所產生的威力更加強大,烏黑強烈的魔氣充斥著整個金綠色天雷,攪動著那塊烏雲。

見此,蟋蟀心中一動,這兩個傢伙的自爆竟然就只是為了抵擋並打散自己的攻擊?

想了想,蟋蟀還是決定,不能讓他們壞了自己的攻擊,那名魔尊,必須要抓住。

神訣再掐,蟋蟀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保護著小赤的兩名分身也回來一名,隱近蟋蟀體內,為他提供著更加強大的神之力。

「哼,既然想死,那我便成全你,焚天!!!」隨著蟋蟀的這一聲大喊,天空中頓時變幻,原本烏黑之地,瞬間變的通紅,烏雲變成了火燒雲,一層層的,向爭鬥的這邊飛來。

這是蟋蟀的最新攻擊招式,焚天。 新招的強大讓蟋蟀心中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他沒想到這招竟然比九變神劍訣里的天地無用還要強大,焚盡一切的火焰只是在星空中轉了一圈,便將那些魔頭焚燒了個乾淨,十幾名大神魔連一個照面都沒有撐下去,就徹底消失了。

而對面的那名魔尊更是在此一擊之下受了重傷,原本血紅的魔體現在也被燒的焦黑,冒著一股刺鼻的異味。

看著眼前的魔尊,蟋蟀滿意的笑笑了,一道神光網將他罩住,拉了過來。

「魔禁~!」二話不說,蟋蟀立即就將對方禁錮住了,深怕他在和前兩名魔聖一樣玩自爆就慘了,那他的等待就算白費了。

「剛才的那是什麼火?」

很快,當蟋蟀將魔尊禁制之後,蟋蟀的分身也帶著小赤趕了過來。而小赤一來,立即就面色激動的問道。

她對火焰極其敏感,深知火焰的威力,而剛才蟋蟀所釋放的火焰很顯然不是和自己是同一個類型,但卻有著和自己一樣的威力。

如果情景,小赤自然是要想方設法弄清楚,要知道這對她涅磐重生花為鳳凰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火源之力與冥火的結合體,不過現在還是要搞清楚這傢伙究竟都知道些什麼。」回答完小赤,蟋蟀馬上將目標指向一旁的魔尊。

看了看邊上的魔尊,小赤沒有反對,乖巧的站在蟋蟀旁邊,看著他究竟會如何審問對方。

「告訴我,你們魔界和妖界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我知道你們並非是真的想攻擊仙界,當然,我知道你不怕死,也不怕我逼供,但我可以讓你生不如死,知道嗎?」蟋蟀面無表情的看著邊上的魔尊,沉聲問道。

「桀桀,我們偉大的幽皇天魔的想法豈是你們能夠想象的,桀桀,我勸你最好把我放了,否則你一定會後悔莫及的。」聽到蟋蟀的問話,對方竟然不答,反而還威脅起蟋蟀來。

「不讓你嘗嘗點厲害,你是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蟋蟀落話,指訣變幻,那魔尊突然癱軟下來,之後混身顫抖起來,連聲哼哼,他竟然連話都沒法說了。

就這樣,那魔尊在星空之中飄浮著,渾身顫抖的哀嚎著。

很快,當蟋蟀看到他差不多時,才有些笑眯眯的看著他繼續問道:「我這招魔禁還有很多種手段,其中有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不知你還想不想繼續嘗試下去,當然,如果你對此表示沒什麼感覺的話,我會有更讓你驚奇的手段的。」

「桀……你休想得知任何下落,有種你就殺了我,看我可會怕你。」瞪著蟋蟀,那魔尊依舊有些硬氣,根本就不為蟋蟀的威脅所動。

他打定主意蟋蟀不能拿他怎麼樣,好歹他在這一界也算不死之身,最多受點苦,消耗點魔頭罷了,畢竟他是魔尊,沒有大神通的人,是別想消滅他的。

很顯然,這傢伙不知道蟋蟀就是有那種擁有可以消滅他大神通的人,否則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敢這麼說的。

「哼,那就繼續讓你嘗試一邊。」

似乎真的有些怒了,蟋蟀雙手指訣再次轉換,頓時,那魔尊就開始顫抖起來,渾身更是大漢淋漓,豆大的血水一點點的從身體里向外滲去,更讓人無法相信的是,他的身體竟然一點點的開始裂開,腥紅的魔體如西瓜瓤一般,讓一邊的小赤看上去都有些噁心。

「嗷~!」

隨著蟋蟀的指訣轉換,魔尊頓時就開始慘嚎起來,他是真的後悔了,如果知道蟋蟀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手段,他先前就該考慮一下的。

很快,當蟋蟀的魔刑施完,對方竟然像是凡人一般,暈了過去。

「詭計還真是夠多的,算了,沒時間陪你玩了,我自己來吧。」蟋蟀說完很明顯的看穿對方的詭計,顯得有些不滿,伸手將逆天神鏡招了出來,滿臉興奮的看著魔尊,彷彿有什麼值得他期待的事發生一般。

「啊……我說,我說。」當蟋蟀將逆天神鏡取出來之後,魔尊立即就屈服了,他本來以為蟋蟀剛才的那手段施展之後,就再也沒有其他方式了,可沒想到對方竟然取出神鏡。

魔尊很明顯的知道神鏡的作用,當下便不打算有絲毫隱瞞的要將他所知道的事情說出來,畢竟煉體的滋味他可不打算承受,如果真是那樣,那麼他也就算徹底完蛋了。

「兩千年前,幽皇天魔還是魔尊時曾派出一名大神魔進往修仙界,那時候的魔尊還將自己的血魔珠當作獎勵交給那位大神魔,原本幽皇的目的是準備安插他進入修仙界卧底,以便隨時接應魔界大軍的。」

「可是那名大神魔在進入修仙界之後,無意中了解到可以用血魔珠開啟魔界傳承之力的方法,於是他就放回消息到魔界,並準備重返魔界向幽皇邀功,可後來卻不知為何,他竟然在回魔界的途中突然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蹤跡。」

「幽皇魔尊不相信在修仙界有誰有那麼大能耐打贏一名大神魔,於是便將目標定在了其他界,一向與魔界敵對的鬼界和妖界便成了幽皇的頭號大敵,於是在經過了數百年的戰爭之後,鬼界被幽皇成功征服,但令他無法想象的是,他在鬼界查詢了數百年也沒有得到任何線索。」

「至於妖界,幽皇懼怕鎮守妖界的兩個老傢伙,並沒有輕舉妄動,他甚至請過魔界三老出動,但終究沒有成功,最後只得罷手。」

「可是,事有湊巧,當幽皇成功晉陞天魔時,他竟然得知血魔珠和曾經那名大神魔蹤跡的人,在一個剛飛升魔頭身上得到了證實,最終得知,身體之中封印了大神魔的人竟然來到了仙界,並且血魔珠也曾經被一個少年得走,於是根據這兩個線索,幽皇天魔便派遣我等假借進攻仙界時來尋找這兩樣東西,不過他也懼怕仙界隱藏的高手,所以並沒有親自前來,而我們最終根據幽皇天魔留下的魔寶,找到了這兒。」

一口氣將這些故事說完,蟋蟀的心裡也有些震驚起來,他一直都不敢相信,曾經自己在修仙界得到的血魔珠竟然有這麼強悍的作用,它竟然是能夠開啟魔界傳承之力的寶貝,而如此寶貝卻還在自己的身上。

按捺著內心的震驚,蟋蟀並沒有聲張,他只是暗中記下血魔珠的功用,準備留有大任。

「原來是這麼回事,看來在青雷的身上應該還有著很多故事才對,嗯,是該找個時間問問他了。」

心中暗暗想著,蟋蟀重新看向這名魔尊,他又開始疑惑妖界的動向:「既然你們魔界是為了尋找開啟魔界傳承之力的鑰匙,但為何目前的妖界也出動進攻仙界?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妖界的動向並不是很清楚,好像聽說是為了尋找天妖王的至寶才來仙界的。」模糊的回答了一句,這名魔尊是真的有些怕了。

「難道是屠神槍?黑皇的神器?可是不對啊,妖界的那幫傢伙不是不能使用仙器神器的嗎?」聽到魔尊如此一說,蟋蟀頓時就聯想到黑龍的屠神槍,畢竟黑龍曾經在妖界呆過,而且根據黑龍對妖界那些人的反應,想來也是有原因的才對。

「糟糕,他現在還在妖界的地盤。」蟋蟀心中暗想時,突然就覺得有些不對,他將黑龍留下來肯定會惹出大禍的。

「嗯,很好,但我還想知道,你們魔界這次出動了多少高手?」既然是打探消息,蟋蟀就必須要做到專業,這是他的最終目的,他想弄明白魔界為了尋找傳承之力究竟出動多少力量,至於妖界,蟋蟀暫時不打算去想,黑龍不是傻子,他一定會有辦法對付的。

「除我在外,魔界來了近二十位魔尊,近百位魔聖,八百大神魔,他們分別處在仙界的各個勢力範圍,採取聲東擊西的方式來供我們在仙界尋找血魔珠和那名大神魔。」

大神魔怕極了蟋蟀,他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完全都說了出來,就是怕蟋蟀一不小心在拿自己煉體就慘了。

「很好,既然你這次來是為了這個目的,那麼我就幫你一下。」說著,蟋蟀一招手,將混元鼎釋放了出來,接著手訣微換,將青雷從鼎中招了出來。

「這便是你這次的目的了,不過我要告訴你個不好的消息,他已經成功將體內的大神魔吞噬掉了,嘿嘿。」看了青雷一眼,蟋蟀有些不懷好意的說到。

而隨著青雷的出現,當他看到在自己的身前是個魔尊時,他頓時就心生恐懼。

開什麼玩笑,大神魔遇到魔尊,那只有被對方吞噬的份,什麼時候能夠如此平等的站在對方的面前了。

「啊……,你不能這樣,你不能這樣對我……啊。」當那名魔尊聽到蟋蟀如此一說時,頓時就猜到蟋蟀究竟想幹什麼了,畢竟修鍊成魔尊可不是什麼庸才傻蛋,一聽蟋蟀如此說話,他立即就明白,在自己身前的那名少年,肯定會在眼前這個實力強悍到變態的傢伙的協助下吞噬自己的,只要吞噬掉自己,對方立即就能晉陞到魔聖級別,甚至還有可能直接成為下一個魔尊。

「遲了!!!」將逆天神鏡猛然放出,蟋蟀指訣連掐,發出一道神光罩向魔尊,他要先將這傢伙的魔體煉化,才能讓青雷吞噬。

蟋蟀將青雷招出來的目的,就是要將他變強,好讓他成為自己的一大助力。畢竟如此機會,蟋蟀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