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這話彷彿給楚青潑了一盆冷水,不過他並未放棄,誓要與親家見見。

「那就去你府上,一家人吃一頓飯。」楚青不買賬。

殊不知楚雲笙這樣做也是為他好,畢竟老丈人比他這個做女婿的還要年輕。可是有人非要見,那就見吧,反正遲早是要見。

楚青見他沒反對,便道:「那就這樣決定了,現在也快到晌午,我跟你一同出宮。」

楚雲笙撇了撇嘴巴,並未說什麼。

皇上差人把澋煜尋回來后,讓人便一同去離開皇宮去往太子府。原本李公公是打算跟著一起去,但是想到小主子給皇上的那葯,他便沒去,而是去尋女人,為晚上做準備。

太子府。

原本小禾住的院子跟楚雲笙的院子打通了,這點楚雲笙表示滿意,因此對於楚皇擴建他這個宅子的事情沒有任何的意見。

此時,劉小禾跟兩個孩子在她之前住的院子里玩耍,澋軒也在。白君則是在一旁樹蔭下看書。

楚雲笙領著親爹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白髮年輕男子在樹下看書,一美婦跟三個孩子在玩,這樣看著倒挺像一家五口。

跟著楚雲笙進來的楚青看到這一幕,雙眼被那一頭白髮的年輕男子吸引住。

「那個白髮男子是誰?」楚青問身邊的兒子。

「小禾的爹,白老。」

「白……老……?」楚青結巴了。

眼前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的男子,居然是小禾的父親,這……衝擊似乎有點大。雖然不想承認,但兒子說他是那肯定就是,作為親家,應該過去打招呼。

楚青走過去,清了清嗓門:「親家!」

白君抬頭,看著面前一身明黃的中年男子,掃了一眼楚雲笙,便知眼前的人是誰。

「嗯,親家,坐。」

嘎!

有點冷,也有點尷尬。

楚青終於明白了楚雲笙說的話了,一看親家這樣就知道是有多麼的不喜熱鬧。

看了一眼親家旁邊的空位置,他猶豫了一下,突然孩子的笑聲把他視線拉了過去,看到那兩個粉嫩嫩的娃娃,他走過去。

「這是澋湘跟澋瓊?」

「沒錯。」劉小禾回了他一句,然後把兩個孩子交給澋煜澋軒,她則是走向楚雲笙,「我去吩咐廚房準備午膳。」

楚雲笙點了一下頭。

「我找楚一楚二他們說點事。」說完便跟她一起離開了。

他們一走,白君看了一眼那抱著兩個孩子捨不得放的楚皇,眉頭微微皺了一下,想著是孩子們的爺爺,也就沒吭聲,但一雙眼睛時不時的看著那方,已無心看書。

「她們哪個是澋湘哪個是澋瓊?」楚青問澋煜。

「安靜的是澋湘,鬧騰的是澋瓊。」

澋煜剛說完,澋瓊就爬到爺爺跟前,扶著爺爺站了起來,小傢伙瞅著爺爺咯咯的笑。

一旁的澋煜澋軒相視一笑,因為他們知道澋瓊對一個人示好的時候,那麼這個人就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楚青剛伸手抱住小丫頭,小丫頭就抓住鬍子使勁的扯,那架勢非要拔下來幾根,疼得楚青五官都歪了。

「嘶,這丫頭手勁真大。」

看著小丫頭手指縫的鬍子,楚青肉疼心也疼,趕緊把自己的鬍子捂住生怕這丫頭又來扯。

誰想,他這樣逗笑了幾個孩子。

「爺爺,你這是被瓊兒抓怕了嗎?」澋煜笑問。

楚青瞧著孫子帶著戲謔的笑臉,便知他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當即瞥了澋煜一眼。

「你這傢伙越來越壞了,當初毀了我畢生心血還沒找你算賬。」

「爺爺,你養的那些蠱蟲算不得蠱蟲。」

楚青雙眸一睜,被澋煜這話氣得想吐血。他費勁養的蠱蟲居然被這個傢伙說不是蠱蟲,他真的很想揍這個小子一頓。可這個小子人小鬼大,就連他也不是這個小子的對手,想起來都心塞。

「既然你說我養的蠱蟲算不得蠱蟲,那你倒是養出真正的蠱蟲出來給我看看。」

不用質疑,楚青這就是在為難澋煜,同時也是在試探澋煜的深淺。

誰知,澋煜搖頭:「我有小金就夠了,什麼樣子的蠱蟲在我家小金的面前也不過是口糧。」

楚青瞪澋煜,磨著牙齒:「你小子是想把我氣死吧!」

「呵呵,哪有。」楚青聽這話臉色緩和了一些,然接下來的話再次讓他血涌腦門,「你若是死了,那我豈不是要接手天國這個爛攤子,為了我的自由,我定會讓爺爺您長命千歲萬歲。」

其實他已經有了一個主意,那就是給爺爺找個伴侶,然後儘快讓爺爺跟那個女人生一個孩子,這樣他就不用接手天國了。

而他已經在實行了,相信李公公能夠找到一個時候爺爺的人兒。

楚青的臉鐵青,若眼前的說話的人不是他孫子,他肯定把這個傢伙拍死,真的是太氣人了,簡直就是來幫他爹討債的。

澋煜不畏爺爺鐵青的臉,依舊保持笑容,向澋瓊招了招手。

「瓊兒,過來哥哥這裡,哥哥給你吃糖豆。」

一聽澋煜要給瓊兒吃糖豆,澋軒瞥了澋煜一眼,提醒道:「瓊兒才多大,你給她吃糖豆,也不怕她噎住。」

「沒事,這是我特意給她們煉製的糖豆,入口即化,還能增強體質,對她們好處多多。」

「那我也。」澋軒把手伸到澋煜跟前。

澋煜沒有說話,拿出兩大瓶給他。

「少不了你的。」

澋軒面上一喜:「澋煜我太愛你了。」

說著就要抱住澋煜來個么么噠,然而澋煜伸手擋住了他。

「娘說男男不可親。」

澋軒瞥了澋煜一眼:「說得好像我很想親你似的,不過還是謝謝你。」

說完就扒開塞子倒了兩顆丟進嘴裡。甜而不膩的味道立即在嘴裡化開,他很喜歡。

楚青瞅著澋軒沉浸糖豆味道中的模樣,伸手就從澋軒手中奪過來一瓶,在澋軒反應過來前就倒了兩顆出來丟進嘴裡。

澋軒見他把瓶子還回來,便沒有說什麼,而是詢問:「怎麼樣?好吃嗎?」

甜而不膩的味道在嘴裡化開,就連不喜歡甜食的楚青也覺得不錯,便問澋煜:「還有沒有,給我也來一瓶。」 澋煜澋軒雙雙嘴角抽搐了一下,半百的人居然向孩子伸手要糖豆,真是不知羞恥。

「沒有。」澋煜很直接。

楚青一聽他說沒有就把主意打到澋軒身上。澋軒見此,把兩瓶糖豆丟進了儲物戒中。

「那你分我一瓶。」縱然澋軒放進儲物戒,楚青還是很厚臉皮的討要。

澋軒鄙視的眼光看著楚皇。

「您都是做爺爺的人了,還跟我一個孩子搶糖豆,真不知羞。」

「咳咳。」楚青臉紅耳赤,偷摸的看了一眼那白髮男子。

見親家沒看過來,彷彿沒聽到似的,便鬆了一口氣,然後蹬了澋軒一下。

澋軒回瞪,絲毫不畏楚皇。

澋瓊看著他們,咯咯的笑著拍巴掌。

瞧著孫女看戲的模樣,楚青笑著捏了捏澋瓊的臉蛋。

「我家瓊兒真活躍。」

別捏臉蛋的澋瓊,小臉當即拉下來,幽怨的看著捏他臉蛋的罪魁禍首,然後爬向哥哥。

小傢伙爬到哥哥身上就雙手抱著哥哥的脖子,依舊不忘瞪著爺爺。那小模樣彷彿就是在讓哥哥給她報仇。

楚青感覺聽到烏鴉在頭頂飛過,一路嘎嘎的叫。他怎麼覺得這些小鬼與他有仇似的。他明明那麼喜歡他們,可他們一個個不親他。

突然,他的心好痛。

然,壓根沒人理會他。

晌午,楚皇吃了午飯就走了,這頓飯吃得很鬱悶。

本來他是想跟親家好好的喝幾杯,可是親家太冷,只一個眼神他就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直覺告訴他親家絕非一般人,肯定是恆川大陸大家族的人。

入夜,皇上楚青沐浴完想起澋煜白天給他的丹藥,便拿了出來。一旁的李公公見了,整顆心都懸了起來,很想跟皇上說不能吃,可是想到小主子又不敢。

然而,就在他猶豫的時候,皇上已經吃了下去。

丹藥入口即化,只是感覺不對勁,怎麼身體發熱?

而且還越來越熱,特別是某一處居然有強烈的反應。

察覺到不對的時候,楚青臉色一變。

「去太子府把澋煜給朕帶過來。」臭小子,居然給他吃這種丹藥,簡直是翻了天。

李公公聽著皇上咬牙切齒的語氣,身子抖了一下。

「皇……皇上。」

「說。」

「其……其實小主子讓人給皇上準備了女人,就……就在內室。」既然是小主子惹出來的,那這鍋就得小主子背。

「那個人是你吧。」楚青看李公公的雙眸猩紅。

「小主子說必須女人才能解決。」

李公公說完就跑出門外,縱然心跳到嗓子眼了,也不忘把門帶上。聽著裡面皇上咆哮的聲音,他果斷跑路。

同時間宮門外,守宮門的士兵見走過來的人兒是皇太孫,連忙上前詢問。

「屬下參見皇太孫。」

「嗯,起來吧。」澋煜說完把手中拿著的東西遞給面前的士兵,「把這個貼那。」

澋煜指著的地方就是宮門旁邊的告示牌子,士兵接過皇太孫手中的東西,好奇的問了一句。

「不知這是何物?」

「貼上就知道了。」

士兵不再多言,轉身去告示牌子前,另一個士兵也過來幫忙,兩人看完內容后,一臉驚悚,回頭看向皇太孫。

誰知皇太孫不知何時走到他們身後,嚇得他們差點尖叫,好在穩住沒有叫出來。

「貼上去。」

「皇太孫好可怕。」兩人心裡是這樣想的,最後只能按照皇太孫說的去做。

次日,大臣們都聚集在宮門口的告示牌子前。

「今天不早朝。」

大臣們看著這告示議論紛紛。

「自皇上上位后就沒有不上朝過,今兒這是怎麼回事?」

「對呀,怎麼今天突然不上早朝?」

……

守城門的士兵看著大臣們議論,心裡也納悶,雖然他們是今早換過來的士兵,但是昨晚守夜的兩人已經把告示來源告訴了他們,他們想不明白皇太孫為何這樣做。

一位五六十歲的大臣看完告示來到士兵面前。

「這告示是皇上命人貼的?」這位大臣是新丞相姜丞相。

「回姜丞相,是皇太孫讓人貼的告示。」

那方圍著告示的大臣們聽到這邊士兵的話后,紛紛過來。

「這皇太孫可有說為何?」

士兵搖頭,眾大臣相視,決定去太子府。

很快,大臣們聚集在太子府門口,而澋煜昨晚就有吩咐,此時大臣們看著太子府門口貼著的告示。

「今日不見客,皇上也不見。」

連皇上來了都不見,他們這些大臣更加不用說了。

「姜丞相你說皇太孫這是搞什麼?」一位大臣發問,其他大臣看著姜丞相。

「你問本相,本相又去問誰?」

帶着媽咪闖豪門 大臣們不語了。

皇宮中,楚皇穿戴整齊,不過穿的不是早朝用的朝服,而是便裝。李公公已經把小主子在宮門口貼的告示告訴皇上,因此知道大臣們今天不會來上早朝。

「皇上,那女人該如何處置?」李公公小心翼翼的詢問。

「你找來的女人,你問朕如何處置?」皇上看著李公公的眼神很駭人,李公公有種皇上要把他挫骨揚灰的感覺。

李公公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硬著頭皮乾笑。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