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就連明初老祖,臉色也是微微泛白,秦南回到了上古時代,經歷了那麼多事情,成為了一代無上天尊,都無法扭轉大局?

同樣受到影響的,還有秦南的三個女人。

只不過,妙妙公主幾乎只是用了一息的時間,將強行將心中的無力感等等全部給壓了下去,她伸手將染血的裙角一絲,直接系在了自己光潔的額頭上,一雙美麗的眼中,露出了抹堅定,不屈,不服!

「一切還沒有結束!」她傳去神念,那股無形的情緒,完全爆發出來:「雖然沒有成功將蒼殺死,讓蒼成功晉陞天尊,但是這不代表著,盟主如今就沒有機會了!」

「蒼晉陞天尊,將會被神息戰場規則排斥,會被送出戰場之外!即便到時候,他能夠像葉昭仙他們一樣,強行從神息戰場外打下神通,但他只有一個人,也只有一次機會,還無法發揮全力!」

「如今盟主還活著,只要還活著,只要能夠擋住蒼,那麼盟主就還有機會晉陞天尊!」

明初老祖等等一位位修士們,都是神色一怔。

這時江碧蘭和薛夢瑤已回過神來,只見江碧蘭無比冷靜道:「公主所言不錯,我們還有機會!我們現在所有人,立刻趕往盟主身邊,拼盡所有一切,替盟主護法!」

薛夢瑤恨鐵不成鋼道:「都還愣著幹什麼?現在你們就放棄了嗎?我們都已經沒有退路了,現在不拼盡全部,什麼時候再去拼?我即便是粉身碎骨,今朝也要替盟主護法,替他擋住殺機!」

這一刻,明初老祖等等修士們,齊齊回過神來,心中一橫,殺氣升騰。

甚至,有的人目露瘋狂之意。

「拼盡一切,也要護住盟主!」

秦南聯盟的主宰們,立刻從那四面八方動了起來,以著驚人的速度,朝著秦南趕了過去。

亦在此時,北俱戰場。

在一位位天尊、一位位主宰和奇異生靈們的注視之下,只見到漫天雷光之中,陡然煥發出來了一道金芒,並且變得越來越璀璨,最終像是化為了一把天地之劍,將無數雷霆和漆黑的天穹,一舉給斬成了粉碎。

蒼的身形,再度浮現在無數人的目光之中。

只見到,他背後三十三顆天地之珠,也像是經歷了大蛻變一樣,閃爍著難以言喻的神芒,並且越來越亮,宛如三十三顆星辰一般。

蒼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勢,也是轟然暴漲。

天尊初期!

天尊大成!

天尊巔峰!

到了這個程度,都未停止下來,超越了天尊巔峰,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白雲市近郊的高級私人醫院。

一輛銀灰色的邁巴赫緩緩停靠在停車位,車門打開,季皓宇戴著墨鏡從車上下來。

如今的白雲市已經是深冬,季皓宇一襲修身西裝外套了一件黑色的大衣,短碎發粗略打理出細微的紋路,襯的他整個人今日都有些冷酷。

鎖了車,季皓宇邁開大長腿向著住院部而去。

老爺子死而復生,前幾日才剛剛幽幽轉醒。而他當日去世的消息早已不脛而走,即便後來季皓宇當著記者的面親自澄清怕是也沒有多少人會相信。

好在眼下老爺子已經醒了,那些無謂的謠言自是不攻自破。

VIP病房內,此時隱約傳出說話聲。

「老爺子,你年紀大了最是要注意身體,以後身體若是再出現什麼不是,可不能不當回事。」

說話的不是別人,而是得空特意來探望季老爺子的王允梅。

老爺子靠在床上,身子還有些虛弱,但氣色看上去還不錯,聞言只見他無力的笑了笑:「我這活了幾十年,也沒個閑著的時候,很多病都是常年累積下來的。」

王允梅聽了,也是忍不住嘆了口氣:「我父親跟你年紀差不多大,卻是很少生病,老爺子你啊,還是得多加小心。這些個老年病有的時候最是兇險了。」

「說的是……」老爺子笑著點頭,看上去心態還是不錯的。

這時,季皓宇剛好推門而入。

「梅姨?」

見到病房內的王允梅,季皓宇也是忍不住詫異了一下,繼而道:「你怎麼過來了?」

這私人醫院在近郊,離市區遠著呢,這一來一回開車也要一個多小時。

「皓宇來了。」王允梅見狀起身,道:「我這心裡惦記著季老爺子,總想著抽空過來看看他,今天剛好有空,就趕緊過來了。」

當初王允梅肝癌住院的時候,季老爺子可是去看過她好幾次的。這事王允梅一直記在心裡,眼下老爺子出了這麼大的事,她自然是要來的。

「你梅阿姨突然就來了,我也嚇一跳呢。」老爺子也應到:「這從市裡過來可不方便呢,下次別折騰了。」

「不折騰,打車司機一聽就知道是這。」王允梅道。

季皓宇隨手脫了大衣,屋內的溫度讓身子一下就熱了起來,只見他走到病床邊才道:「來容易,回去麻煩,這近郊打車全靠運氣,大冬天的更難了。」

「皓宇說的對。」老爺子看著王允梅道:「一會兒讓皓宇送你回市裡。」

王允梅剛要拒絕,就聽見季皓宇道:「剛好我一會兒還得回趟公司。」

如此,王允梅才點了點頭。

「爺爺,你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季皓宇當下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看著老爺子問到。

老爺子極力讓自己笑的自然,聞言搖了搖頭:「挺好的,就是身上沒什麼力氣,不過醫生說了,是因為我昏迷的這段時間都是打的營養素,沒有吃東西導致的。過幾天就好了。」

季皓宇聞言稍稍放下心來,卻也不忘囑咐:「如果那裡不舒服一定要說出來。」

「我知道我知道。」老爺子明白季皓宇的意思,他是怕自己逞能,到時候再出什麼意外。

就像這次急性心梗,在之前也疼過好幾次,他卻都沒當回事,結果險些要了自己的命。

準確的說,是已經要了自己的命了,所以大家才會如此緊張。

「我就是在這躺著不舒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家去。」老爺子說到。

季皓宇聞言看了老爺子一眼,跟說小孩一樣的道:「你啊,現在先別想著出院,身體各項指標恢復正常之前,哪都不能去。」

王允梅聽了也笑了,卻也幫腔道:「皓宇說的對,老爺子,眼下最重要的是讓身體恢復好,等你養好了身體自然就能出院了。」

老爺子也就是隨口發發牢騷,自然不是真的想馬上就出院,當下點了點頭:「我知道的。」

這時王允梅拿過床頭的暖水瓶站起身:「我去打點熱水。」

「麻煩你了梅姨。」季皓宇連忙道。

王允梅微微一笑便出了病房。

待王允梅一走,老爺子才忍不住看著季皓宇道:「那天晚上的事我挺你二叔說了,當真如他說的那麼邪乎?」

這老爺子突然開口提起那晚的事,季皓宇也是微微一愣。

只是沉默了幾秒,季皓宇深深的吸了口氣,點了點頭:「事情看上去有些詭異,爺爺你當時已經沒了呼吸的。」

「我聽說是小艾丫頭的朋友?」老爺子問到。

季皓宇倒是沒有隱瞞的點了點頭,只是開口卻道:「爺爺,我覺得這件事我們還是不要深究了吧,小艾有她自己的秘密,她不想說,我也不會問。」

老爺子自然明白季皓宇的意思,只是對於如此驚奇的事誰也免不了好奇心。

因為這不單單隻是治病救人那麼簡單,聽老二說,當天晚上他被救回來的時候,床邊擺放了二十九根蠟燭,還有紙燒過留下的灰燼。

這讓一切都懸疑了起來,想招魂一樣的感覺。

但轉念一想季皓宇的話,他說的也對。如此神秘又強大的力量,如非必要,小艾怕是也不會讓他的朋友出手幫忙,因為一旦傳開,必定會引起軒然大波。

「你放心吧,我已經叮囑過家裡人,當天晚上的事誰也不能說出去。」老爺子當下開口道。

季皓宇這倒是不擔心,因為他覺得當晚在場的人,就算是想說怕是也不敢說,因為一切都太邪乎了。

「你和小艾進展怎麼樣?」老爺子話鋒一轉,竟突然關心起了兩人的關係。

季皓宇聞言面色一怔,看著老爺子莫名的眨了眨眼。

他追小艾這件事,身邊除了袁野和邱佳豪這兩個鐵哥們之外,可沒有讓別人知道。

見季皓宇這神色,老爺子忍不住笑了:「你從小在我身邊長大,以為爺爺不了解你嗎?若不是喜歡小艾,很多事可不是你會做出來的。」

季皓宇俊臉一紅:已經這麼明顯了嗎? 幾乎也在這一剎那,一股無形的力量,驟然從天乾和地坤的每一寸大地之中釋放而出,以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蒼衝過去。

蒼有所察覺,迅速抬起手指,在虛空之中書寫。

南贍戰場和北俱戰場的外圍、中間、深處的半空之中,立即浮現出來了一個個金色大字,蒼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擬吾之法旨,賊子秦南已身負重創,奄奄一息,不堪一擊,若誰能替吾將此賊子除之,便可成吾與葉昭仙道友之親傳弟子,得吾二人之真傳,未來必定可成天尊之境,得衝擊無上天尊之機會。」

「若對賊子出手,即便沒有將賊子誅殺,他日皆可憑此份戰功,入吾與葉昭仙道友之聯盟,得取機緣一份,榮華共享。」

「此旨天地為鑒,萬人見證,絕不悔改!」

最後一個字音落下之後,蒼便被那一道道無形的力量給徹底逐出天乾。

下一刻,整個南贍戰場和北俱戰場的一位位主宰們,立刻全部沸騰起來。

蒼給出來的條件,實在是太誘人了啊!

尤其是南贍戰場的主宰們,他們可是親眼見到了五位天尊跨天狙擊秦南,秦南必然已被重創,毋庸置疑!

雖說被重創的秦南,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但是他們一個人不夠,那麼兩個人,十個人,甚至是幾十個人呢?

秦南能夠擋得住他們?

「走!」

「去獵殺秦南!」

「幾位道友,我們一起聯手!」

「秦南的身上,可是還有著兩位無上天尊的傳承啊!」

南贍戰場的一位位主宰們,像是聞到了血腥味的妖狼,迅速動了起來。

不止如此,北俱戰場一部分的主宰們,也是掉頭奔向南贍戰場。

儘管距離有點遙遠,可是秦南不是那麼好殺得,說不定他們趕到的時候,正好是秦南快要死掉的時候。

「好狠的手段!」虛空中的一位位天尊們,看的都是心頭髮寒,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蒼還要做出這樣的舉動,這是要杜絕一切意外。

此時,蒼已來到了葉昭仙五人的身邊。

「恭喜大人!」楊靈天尊等人立刻行禮,態度無比尊敬。

葉昭仙俯瞰著整個天乾,看著那一位位紛紛行動的主宰們,並未看一眼蒼,也沒有說恭喜。

對於他們兩人來說,成為天尊就如同喝水一樣,再為正常不過,沒什麼值得賀喜的地方。

「接下來如何做?等一切結束了在行動,還是先行動?」葉昭仙淡淡問道。

「現在有這些螻蟻們拖住秦南,別說晉陞天尊了,能夠保證不死就不錯了。」蒼微微笑道:「所以,還是先行動吧,反正無人催動它,將它給拿下不需要花太久的時間,到時候再回來也不遲。」

葉昭仙不置可否,道:「那我們就過去吧。」

說完之後,他取出了一扇銅門,兩人雙雙進入其中,消失在了原地。

楊靈天尊等人雖不知兩位巨頭要做什麼,但還是很迅速的跟在了後面。

「嗯?葉昭仙和蒼他們離開了?」

無盡虛空之中的一位位天尊們,臉色都是一愣。

蒼接下來不是該替代葉昭仙他們,繼續跨天監視秦南么?

難道說,蒼覺得秦南再無翻身的可能了,所以不必繼續監視了?

「不對,蒼不是這種性格!」通天道樹搖了搖頭,然後猛地想起了什麼,瞳仁急劇一縮:「他這是……」

另外一邊的迦葉,也是想到了什麼,再也無法保持鎮靜,臉色不禁一變。

秦南聯盟能夠至今沒有被覆滅,除了自身實力不錯以外,最為關鍵的是周天不死山!

因為周天不死山極其非凡,它不斷遨遊於九天仙域各地,並且遮蔽了冥冥天機,即便是天尊巨頭也無法得知它存在於何處。

但是,蒼可不一樣!

他所創造的功法天帝訣,修的乃是本源之力!

通過本源之力,再加上蒼的手段,蒼便能夠找到周天不死山!

如今蒼和葉昭仙等人離開了,那就只有一點,他們去找周天不死山了!

「吾主……」

這一刻,迦葉也不由得緊張起來。

如果讓蒼拿下了周天不死山,那就真的是萬事休矣!

與此同時,天乾,南贍戰場。

秦南站在湖泊之上,感受著四面八方一道道朝他迅速衝來的氣息,臉色依舊非常淡然,就彷彿不知道接下來的自己會陷入怎樣的情形。

「秦南在那裡!」

「諸位同僚,一起動手!」

有主宰們趕來了,看到了秦南,緊張而又興奮。

「就你們這種貨色,也想殺我相公?」突然,一道嬌喝聲傳來,妙妙公主手持仙劍,美眸含怒,像是一位女劍仙一樣,從遠處殺了過去。

「護住盟主!」江碧蘭和薛夢瑤帶領著一位位主宰們現身了,他們齊刷刷落在了秦南的四周,組成陣型,爆發氣勢,攪動天地。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